从阴阳合同到刷流量……娱乐圈为何成了造假圈

从阴阳合同到刷流量……娱乐圈为何成了造假圈

陈杭:艺人补税、“饭圈”整治等无碍中国文化行业长远发展

陈杭表示,在拥抱更高质量的内容上,中国近两年在内容供给侧方面出现了不少有益的探索和行动。例如,深挖中国传统因素;贴近主流文化生活;注重艺术细节,具有工匠精神;政策护航使得精品内容得到提升;技术推动产品创新等。

艺人,技术推动,休闲消费,投资基金,第十届

  娱乐圈为何成了造假圈
  从阴阳合同到抠图演戏从炒CP到刷流量

  □ 本报见习记者 张守坤

  □ 本报记者   韩丹东

  7月21日,说唱歌手“孩子王”晒出自己为河南捐款1.8万元的截图,但网友查询结果显示他实际捐款金额为100元。随后,“孩子王”为自己捐款P图道歉,并称自己已经补捐。

  捐款造假只是娱乐圈造假的一个缩影。从阴阳合同到抠图演戏,从炒CP到刷流量,从虚报身高到学历造假,近年来娱乐圈的造假行为层出不穷,影响恶劣。

  多位业内专家近日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娱乐圈造假行为泛滥,不仅给观众和粉丝造成了财产和精神上的损害,严重影响青少年的价值观,也不利于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必须强化整治,加大处罚力度,净化行业环境。

  销量靠刷流量注水

  直播带货频“翻车”

  “买一百张专辑不就是一支口红的钱嘛”“如果是真爱,你会连一支口红的钱都不愿意出吗”“买一两张你和路人有什么区别”……记者近日卧底“饭圈”(粉丝圈)时,经常在粉丝群里看到类似这样的话。

  原来,这是“粉头”(粉丝群管理人员)正在鼓动粉丝们买明星新发的数字专辑,打算合力把销量刷到热销榜单前列。

  记者点击多款音乐软件进入数字专辑库看到,各明星的数字专辑(含一首或多首歌曲),一张少则三四元,多则几十元,而数字专辑的畅销和排行榜一目了然,排行榜既有当日的、一周的,也有一个月、一季度的,代表着专辑的受欢迎程度。一些网络平台还会给专辑买得多的消费者头像挂件、专属铭牌等奖励。

  买一次就要花费上千元,在以年轻人甚至学生为主的“饭圈”中,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记者看到,很多粉丝一次购买几十张、几百张甚至更多,并把购买记录截图晒到粉丝群,下面是一堆点赞。

  去年,某顶流明星的单曲3天销量就破亿,立即登上当年全球单曲畅销榜,但其“超话”中充斥着大量鼓吹刷榜刷量的言论,人均购买量也出现异常;在一数字专辑的榜单上,有账号重复购买多达32万次,消费近百万元。

  “长此以往,实力、唱功不再是上榜的理由,人们只会看流量和人气,大家不再为高质量的音乐买单,而是为明星买单。”四川省法学会法治文化研究会理事郭小明认为。

  除了音乐专辑的销量外,明星的各类商业活动中还充斥着刷流量问题。

  微博、抖音粉丝均超千万人的小沈阳在为某白酒进行带货时,当晚90万人观看,仅20多人下单,第二天还退货16单;12场带货直播场均总PV(浏览量)171万的叶一茜,在近百万人的直播间,200多元的茶具卖出总金额不到2000元。

  2020年11月20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双11”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显示,明星直播带货存在刷单、售假、频“翻车”等问题,“汪涵直播带货翻车疑云”等被列入典型案例。

  2018年,蔡徐坤发布的一条宣传新歌视频的微博,竟获得超亿次转发,而当时微博总用户数为3.37亿。即便当下,记者发现,一些明星不论在微博上发布什么内容,哪怕是深夜发微博,也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实现“转评赞”以百万计,而大量留言都十分雷同。

  郭小明指出,数据、流量造假,违背诚信原则,欺骗了社会公众。如果通过数据造假骗取相关合作,一方面合作方可追究缔约过失责任或要求撤销合同;另一方面还可能涉嫌诈骗犯罪,如果使用技术手段进行数据造假,则涉嫌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

  各类造假花样百出

  情节严重或担刑责

  说到明星造假,“学霸”翟天临翻车事件让人记忆犹新。

  在一次直播中,因翟天临询问“知网是什么”而遭受网友质疑——此前翟天临在微博上称自己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录用,成为一名博士后研究人员。后经调查,翟天临不仅存在论文抄袭问题,而且在读博期间频繁演戏、参加活动。

  去年5月,仝卓自曝自己高考“舞弊”,从往届生变成应届生,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经有关部门调查,仝卓伪造应届生身份参加高考情况属实。

  上海恒衍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艳辉注意到,明星学历造假较为普遍,有的读了名校的培训班、夜大、总裁班、自修班等,就宣称自己为名校毕业;有的买了个国外虚假大学文凭,就自称在国外大学深造过;有的干脆伪造高校学历。

  “学历造假不仅会被录入个人征信系统,还有可能触犯刑法中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的有关规定。”王艳辉说,如果签订合同时存在学历造假行为,则违反了劳动合同法规定。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明星造假可谓五花八门、花样百出。

  已经让人们习以为常的是,不少明星都存在身高造假、年龄造假、容貌造假(整容)、感情造假(各种绯闻和炒CP)等问题。王艳辉说,一些明星会通过故意曝光、安排人跟拍等方式,以个人私生活来制造话题进行炒作,令人反感;还有的明星借助造假的身材长相对某些产品进行宣传,则可能涉嫌虚假宣传,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近些年来,一些明星通过签订阴阳合同进行非法避税的问题广受社会关注。据之前的公开报道,《倩女幽魂》项目中,郑爽就使用了阴阳合同,“阳合同”为4800万元,且将个人片酬收入改变为企业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偷逃税款;“阴合同”为1.08亿元,制片人与郑爽实际控制公司签订虚假合同,以“增资”的形式支付,规避行业监管获取“天价片酬”,隐瞒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偷逃税款。

  郭小明说,通过签订阴阳合同来规避纳税是违法行为,由税务机关追缴税金和要求支付滞纳金,还可作出罚款,如果不及时补缴税金、滞纳金和罚款,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找人代笔或抄袭剧本、歌曲是近年来明星造假的重灾区,这些行为涉嫌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还可能构成犯罪。”王艳辉说。

  郭小明说,还有明星或借助其粉丝通过恶意举报等方式抹黑其他明星,这可能构成名誉侵权,需承担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如果涉及侮辱、诽谤,轻则治安拘留,重则追究刑事责任。

  改变流量至上风气

  重拳出击加强治理

  明星造假,为何趋之如鹜?

  王艳辉说:“在此次国家整顿娱乐圈乱象之前,娱乐圈进入了一个流量至上的时代,不看才艺、技能,只看流量。而想要快速获取流量就要有人设、有话题、有关注度,活跃在舆论风口浪尖就能获得关注度和流量,从而拥有更多的资源。在这种大环境下,明星及其背后的资本无所不用其极,有的为制造话题,为了‘红’而毫无底线。”

  郭小明认为,明星造假多发,不仅影响了艺人本身的业务能力,不利于娱乐行业健康发展,更重要的是会给社会尤其是青少年带来扭曲的价值观,认为颜值、私生活等都可以用来贩卖,而且能收获“成功”,长此以往,会给青少年带来巨大负面影响,也会让人们对文娱行业失去信心。

  如何改变流量至上的不良风气?如何整治娱乐圈种种造假行为?国家在行动。

  今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星援”App开发者蔡坤苗的判决书,其因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一审获刑五年。“星援”App是一款刷微博流量的程序,曾制造出某明星单条微博超亿转发量的事件。经统计,至案发时该软件已有用户使用19万余个控制端微博账号登录,开发者获取违法所得600余万元。

  8月6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了《上海市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实施方案》,依法加强对高收入高净值人员的税费服务与监管。对隐瞒收入、虚列成本、转移利润以及利用“税收洼地”“阴阳合同”和关联交易等逃避税行为,加大依法防控和监督检查力度。

  而随着整治“饭圈”乱象等多项行动的进一步开展,明星造假行为开始得到更有针对性的治理。

  近日,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表示对付费数字专辑及单曲进行限购,用户已购买的专辑将无法重复购买。但记者发现,一人仍可以以多个账号来购买多张专辑,也可以购买后送好友,依旧存在刷销量的可能,不过程序更繁琐了。

  针对娱乐圈的种种乱象,中央宣传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近日相继发布通知,明确打击各种形式的流量造假行为;严格各类热搜榜单管理,优化内容推荐算法;严肃惩戒片酬违规、“阴阳合同”、偷逃税行为等。

  王艳辉说,消除娱乐圈造假乱象,首先得整治流量造假行为,使流量和资本不能够成为左右文娱产业的绝对因素。同时,要加强宣传教育,为社会特别是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价值导向,评价一个明星的标准应当是品德和业务能力,而不是所谓人设、完美的外表或满身的话题。

  “虽然在短时间内可能无法杜绝娱乐圈造假现象,但国家有关部门已经重拳出击,而且是多个部门合力出击,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迎来一个清朗的娱乐圈。”王艳辉说。

娱乐圈,明星,控制端,整治流量,造假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