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霍尊、张哲瀚“凉凉”之后娱乐圈会变天吗?

吴亦凡、霍尊、张哲瀚“凉凉”之后娱乐圈会变天吗?

时隔24年 张艺谋参演《我和我的父辈》 预告首发曝光彩蛋

8月19日,电影《我和我的父辈》之《鸭先知》预告首发曝光彩蛋,张艺谋时隔24年再演电影,亲自下场“监工”徐峥拍广告。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2021年以来,诸多明星的塌房事件,一次次挑战道德底线,甚至以身试法触碰法律红线,刷新大众对娱乐圈的认知。经历了吴亦凡、霍尊、张哲瀚事件,中国的娱乐圈也在经历悄悄“变天”。

  从他们身上获得什么教训?

  从“顶流明星”到阶下囚,被正式批捕的吴亦凡已经钉死在娱乐圈的耻辱柱上。2014年来到中国后,吴亦凡迅速打开事业新局面,上升速度犹如坐上直升机。所谓“流量时代”即是从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为代表的“归国四子”开始。他们既是时代的引领者,也是时代的顺应者,轻松坐上“顶流”宝座,成为商家和资本竞相追逐的宠儿,获得了巨大的财富。出事之前早有先兆,2016年,吴亦凡曾被一名叫“小g娜”的网友曝光暧昧短信和约会记录,引起大众热议,但当时的轰动并没有扳倒这位位居高处的“顶流”,反而让吴亦凡更加有恃无恐。终于在2021年被都美竹接二连三地爆料后,品牌解约、作品下架,接受法律制裁。日前,吴亦凡被朝阳警方以涉嫌强奸罪正式批捕,也给同行留下了深刻惨痛的教训:任何时候、任何人切勿在法律的边缘试探,身为公众人物更要提高法律意识。

  霍尊和前女友陈露的情感纠纷,最近也占用了不少公共资源。女方一纸长文《一个普通女孩的九年》控诉霍尊忘恩负义,九年恋爱换来出轨结局,霍尊提出金钱赔偿后又反悔,欲以“敲诈勒索罪”把女方送进大牢。对于陈露数千字的控诉,霍尊最初只是以一封简洁的手写信回应,等来的却是霍尊在某微信群的聊天截图,污秽不堪的文字很难与他谦谦公子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一时间路人缘尽失。迫不得已,霍尊发布退圈声明,表示自己从未出轨,造成这些的原因是自视甚高,口不择言,举止不端,因此向所有人道歉。不过,这场分手大戏还没结束,作家陈岚已经加入混战,指出陈露的行为涉嫌敲诈。看到这里,一场感情纠纷大有朝着法律新闻演变的趋势。不过对于霍尊而言,既是“星二代”,又笃定了要吃演艺这碗饭,更应该懂得“从艺先从德,学艺先做人”的道理,“口嗨”不是失德的借口,他的退圈已经为同行敲响警钟。

  张哲瀚的“塌房”多少有些让人意想不到,距离《山河令》爆红才刚5个多月,跌落速度更是创造了“顶流”新纪录。不过,回顾他的成名史,历史知识欠缺,民族信仰不牢,早已为今天的结局埋下了伏笔。走红时疯狂打造爱书人人设,为粉丝推荐图书,事发后却声称不知靖国神社。不仅如此,他还在供奉侵华战犯的神社内参加婚礼,跟国际著名反华分子合影,拍摄日本军旗,如此种种已经深深伤害了国人情感,道歉声明显得苍白无力。短短几天内,个人微博、工作室微博、微博超级话题全部被封,相关影视、音乐作品下架或被除名……张哲瀚用惨痛教训告诉我们,身为中国人,尤其是公众人物,提升历史文化素养是门必修课。

  业内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连日来,多个劣迹艺人频繁占据热搜,娱乐圈内部“余震”还在继续。某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平平告诉记者,此前已经确定的多个综艺节目,因为邀请了流量明星做嘉宾如今不得不重新考量。她还透露很多经纪人同行都在朋友圈抱怨带艺人太难,“年轻艺人变数太大,谈恋爱这种事根本不可控”。为此,很多经纪团队、宣传团队不得不在此时“避风头”,“最近肉眼可见的明星热搜变少了,有些明星为了避免卷入是非,取消了很多商业活动。”

  跟很多同行一样,平平希望借此机会,相关部门、影视公司、艺人公司、播出平台能够推出提升艺人从业门槛的考核方式,“要不然这行风险真的太高了。”网上也有不少相同观点,网友建议明星职业化,提高门槛,持证上岗,酬劳按工资发放,根据作品质量和演技来决定薪酬水平。但也有从业者对此表示提高门槛只是句空话,很难落到实处,“准入门槛这个东西没有一个标准,不像一些行业需要考试,有从业单位约束,尤其是对于新人而言,很多黑点防不胜防。红了以后,这些黑点就会被无限放大。”从业者刘先生表示。

  创立门槛的确有难度,但也不乏有些单位已经率先作出示范。8月16日,“芒果TV艺人经纪”发文表示来自全国各地的80余位芒果TV签约艺人自发签署《自觉践行崇德尚艺努力做新时代文艺工作者承诺书》;第二天,湖南卫视也发表《争当合格新时代文艺工作者承诺》,包括何炅、谢娜、吴昕、杜海涛、汪涵、王一博、沈梦辰等在内的湖南卫视主持人、艺人签字,对秉持良好的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和个人私德,坚守正确价值导向、审美取向和精益求精的文艺追求等作出承诺。

  要约束的不只艺人还有演艺圈从业者

  吴亦凡出事后,中国演艺协会发文,“德不配位的明星如同空中泡沫,飞得再高,膨胀再大,也终会破灭,任性妄为终会脱轨而出。”“脱轨”既要面对法律制裁,还将面临行业抵制、惩戒。这一桩桩负面案例都在警示娱乐圈的从业者,必须提高法律意识,提高道德基准线,艺人、经纪公司都要以此为戒。

  的确,这些恶劣事件同样暴露出演艺圈从业人员的种种问题。吴亦凡背后的经纪团队就是一支家庭作坊式的队伍,作为团队中的“摇钱树”,他被赋予了强大的话语权,团队无法给予他专业性建议,甚至肆意纵容、推波助澜,公关团队更让他产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错觉,最终酿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记者在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官方网站发现,2021年全国演出经纪人员资格认定考试即将于9月25日进行,凡年满18周岁,中专以上文化程度,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中国公民(含港澳台地区)均可报名参加考试。但打开演员从业能力证明一栏,则显示空白。一定程度上说明,想吃娱乐圈这碗饭,艺人门槛还是一纸空谈。但即便早就存在着演出经纪人资格证,行业对经纪人、宣传人员却没有硬性要求。平平告诉记者,每个经纪公司都需要一定数量的演出经纪人证,但这并不是求职者的入行门槛。“我一开始也打算考,后来发现没什么用,就作罢了,我朋友的证租给了其他公司,一年给几千块钱。”在平平看来,考一张演出经纪人证并不难,难的是拥有经纪行业最重视的经验和人脉。

  伴随着吴亦凡、霍尊、张哲瀚事件频繁上演,此前的状况或将得以纠正。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秘书处负责人就吴亦凡事件答记者问时表示,为营造风清气正的娱乐圈环境,下一步将从宣传教育、人员培训、自教自律三个方面着手推动产业高质量健康发展。一是继续加强对各会员单位的宣传教育,及时宣讲中央精神和行业政策法规,进一步增强各网络视听平台的主体责任意识和做好工作的使命感;二是加强从业人员培训,加强思想积累、知识储备、艺术训练,提高学养、涵养、修养,努力追求真才学、好德行、高品位,做到德艺双馨;三是更加有力地推进行业自教自律,完善规则,健全机制,引导业界机构和从业人员自觉遵守法律法规和道德规范,共同抵制失德失信行为,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推动行业高质量健康发展。

  某经纪公司经纪总监接受采访表示,此前大多数经纪公司与艺人都是采用相对传统意义上的合作模式,“他们本身就有一定的专业素养,中戏或北电毕业的,我们对于艺人的品质会有一定的了解,经纪团队不是限制他,而是要做到彼此影响。”她比喻艺人的经纪团队就像一条街道,“如果所有人都保护它,可以持续很久;但是如果一个人丢了垃圾,很快就会迅速丢满垃圾。经纪团队就是起到这样一个作用。”相信,这轮“变天”应该只是开始。

原标题:吴亦凡、霍尊、张哲瀚“凉凉”之后娱乐圈会变天吗?

新闻,时政,娱乐,体育,社会,女性,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