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或面临巨额赔付】被高奢抛弃每天损失222万元 吴亦凡或面临上亿元赔付

【吴亦凡或面临巨额赔付】被高奢抛弃每天损失222万元 吴亦凡或面临上亿元赔付

新说唱选手反驳都美竹姐姐啥情况?吴亦凡杭州粉丝见面会门票从3000跌到300

随着都美竹爆出吴亦凡私生活混乱,从18日晚到现在,吴亦凡代言的众多品牌也迅速完成了切割,纷纷宣布解约。7月24日,本来吴亦凡还要来杭州参加康师傅冰红茶的粉丝见面会,在此之前,杭州所有的地铁站也已做了铺天盖地的广告,门票甚至被黄牛炒到了3000元一张。

  超级顶流吴亦凡,大规模塌房只用了一个晚上。

  7月18日晚,19岁女网红都美竹发布千字长文,喊话吴亦凡“站出来吧像个男人”,瞬间引爆舆论。

  8日以来,都美竹自曝遭吴亦凡欺骗感情,吴同时与多位女生有染,并称受害者涉及未成年人,爆料已持续多日。

  吴代言的数个品牌,紧急割席止损,发布声明的已有9家。

  19日一早,吴亦凡用6个“没有”全盘否认指控,而后工作室再发声明称已报案。168字的微博解释,远没平息事态,腾讯视频、康师傅冰红茶等宣布解约的时点,都在吴回应的4小时后。

  这一次,吴亦凡没那么容易过关了。

  10亿顶流

  出道9年的顶流明星,到底多能赚钱?

  都美竹的爆料,这样提到吴亦凡的收入,“你这10年已经够精彩,普通人哪能赚到二三十个亿。”

  在她晒出与吴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中,对方曾提到,受爆料影响,吴在一个半月就损失上亿收入。

  有热心网友计算,以都美竹6月2日开始发声算起,吴亦凡方每天约损失222万元,比照郑爽208万日薪,这个数目更吓人。

  不过,未有扎实的证据佐证这些天文数字。

  能提供确切参照的,是福布斯数据。2017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中,吴亦凡以1.5亿元年收入位列第十。

  31岁的“内娱天花板”,虽被爆料只爱18岁纯情小女生,商业上来者不拒,收入非常多元,不仅影视歌三栖发展,参演周星驰、管虎等大导电影,还参加了爱奇艺的《中国新说唱》,且有腾讯超S级项目《青簪行》待播。

  早前网络层盛传一张明星片酬表,吴亦凡的片酬高达1.2亿元,超过杨洋、鹿晗等其他男明星。

  影视圈业内人士丁微向《21CBR》记者透露,吴亦凡作为一线男明星,一场商演的价格在150万元左右。

  从韩国解约回国发展的这些年,吴亦凡得到了大量品牌的青睐,既有LV、宝格丽、保时捷这类高奢,也有康师傅冰红茶、立白等平民消费品,据统计至少有15个之多。

  丁微称,吴的单个代言费超过千万,“多数在1500万/年左右,这几年有所下降,以前更高,标价2000多万”。

  文娱大数据平台艾漫数据提供给《21CBR》的数据显示,吴亦凡的商业价值在中国艺人总榜上排名第24,同比去年上升了3位,排在他前面一位的是于和伟。

  这一明星商业价值评估,由热度、口碑、专业、代言四大维度的加权计算得出,另外,还会参考商业、法律、道德和政治等风险因素。吴亦凡的前韩团队友黄子韬、鹿晗,最新商业价值分列第39名、26名,均排在吴的后面。

  多方收割

  倚靠流量优势,吴亦凡个人也在扩展商业版图。

  记者从企查查APP中查询获知,吴亦凡旗下有四家公司,三家已注销,唯一处于存续状态的是厦门亿和云起文化传媒合伙企业,注册资本为10万元,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吴林(吴亦凡表哥),吴亦凡持股99.99%,为大股东及最终受益人。

  除了亲自控股,吴亦凡通过吴林间接控制多家工作室关联公司。

  吴林目前共在19家公司任职,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有11家,包括北京凡世文化传媒、上海凡世文化传媒、内蒙古凡世影视传媒、新沂亿禾影视文化等。

  都美竹在视频中曝光试图用金钱“封口”的公司,即为北京凡世文化传媒。近期,吴林多家关联公司已进行注销备案、清算等。

  除了开公司,吴亦凡多次尝试创立品牌,把粉丝流量变现。

  2018年,其与小米生态链企业合作推出个人潮牌A.C.E. ,主营珠宝首饰、服装、箱包等,他本人担任董事、总经理和创意总监。

  主打Hip Hop风格的链子、戒指,A.C.E.首批产品定价在580元至20000元之间,一度被质疑售价过高。

  开业两年多,在天猫官方旗舰店积累25.7万粉丝,销量表现平平,产品定价也有降维,销量最高的是一款109元起的手链,月销量为138笔。

  2020年,借势在《中国新说唱》担当导师的人气,吴亦凡又成立音乐厂牌“20XXCLUB”,2021年成立“20XX Racing车队”,加盟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固然有庞大流量加持,这些项目整体的水花也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吴亦凡首次卷入“桃色风波”。2016年,其卷入“约炮”丑闻,一时负面缠身。

  最终,资本还是选择了容忍。

  当年,吴亦凡照样拿下burberry品牌全球代言人,担任《中国有嘻哈》(后更名为《中国新说唱》)的明星制作人,之后几年发片、综艺、演唱会一切如常,优质代言不断,身价更上一层楼。

  巨额赔付

  这一次,吴亦凡遭遇的麻烦,已远远超出“花边新闻”。

  从事明星舆情监测的人士向《21CBR》记者表示,事件尚在发酵,眼下很难评估吴亦凡的商业价值损失,“他这个事,热度可能上升,但会失掉代言,口碑会变差。”

  眼瞅着舆论风向不对头,大量品牌果断割席止损。

  行动最快的韩束,第一家宣布解约,在这场风暴中获利匪浅,其官方旗舰店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平日里只有三四十人,解约当晚粉丝挤爆直播间,以369万观看人数收尾,原价299元的产品被加价到上千元。

  风暴裹挟中,部分品牌的态度摇摆纠结,例如LV,其官方微博先是隐藏吴亦凡相关的信息,而后又将权限设置为公开。

  截至发稿,LV尚未对是否解约表态。

  大笔解约,将牵涉巨额赔付。

  比如,吴亦凡手握待播剧《青簪行》,如果事件持续发酵,剧集上档几乎无望,无论换脸技术或重新找演员补拍,片方和制作平台腾讯视频均难免巨额损失。

  鉴于艺人失德的事件此起彼伏,现在,商家或者制作方签订合同格外谨慎。北京清律律师事务所左律师告诉《21CBR》记者,广告代言等合同通常包含艺人遵守艺德的条款。

  “艺人不能涉嫌违法犯罪、嫖娼或违反公序良俗等。一旦触犯此类条款、影响品牌形象,合同中明确要求艺人承担违约责任,且商家保有单方面解除合同的权利。”

  赔偿金额与品牌方直接损失金额挂钩,部分情况下会要求失德艺人返还代言费用。有业内人士表示,违约金赔付一般不超过合同总额。

  大规模的解约,若按1500万元的代言费算,需要赔付的违约金至少上亿。

  “前几年明星签代言,还没有出现负面新闻需要赔钱的要求,他(吴亦凡)可能有很多都是以前签的。”丁微认为,是否赔付,需要视合同条款而定。

  “一些代言合同即将到期,要求艺人偿还高额违约金不现实,双方会进行协商或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左律师告诉《21CBR》记者。

  即便判决赔付,吴亦凡相关案件可能面临执行问题,特别考虑到吴本人为加拿大国籍。

  “如果其资产在境外,中国法院判决或仲裁在国外申请执行,需要视国家之间的相关条约而定。”左律师说。

  但是,吴可能损失的不只是金钱和名声。

  都美竹声称,她手上握着的证据,“可最少送你(吴亦凡)十年牢饭”,其爆料也牵扯到未成年人。

  倘若调查属实,吴亦凡可能面临法律的制裁,在中国,刑法也同样适用于外籍人士。

  (丁微为化名)

原标题:被高奢抛弃每天损失222万元 吴亦凡或面临上亿元赔付

吴亦凡或面临巨额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