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款千万跑路 集资屡禁不止 饭圈的钱咋这么好骗?粉丝,集资,明星

卷款千万跑路 集资屡禁不止 饭圈的钱咋这么好骗?

一天餐费50元还被冤枉耍大牌?“红黑”魔咒终究没放过张小斐

  张小斐被北电学生质疑霸占影棚事件,大概可以入围2021年娱乐圈荒诞事件前十。

  平静许久的娱乐圈,出现了一个“史诗级大瓜”!

  所谓“人红是非多”,备受关注的韩国男团EXO成员朴灿烈最近被卷入了“粉头集资跑路”的负面事件。

  据悉,此事源于朴灿烈吧的吧主曾向粉丝表态,自己会为大家购买朴灿烈的周边和专辑,还会邮寄给各位。

  由于她是大吧主,粉丝对其信任度极高,前前后后总共集资了1000多万人民币。

  没成想,这位吧主拿钱不办事,钱一到手就没了踪影。

  而且,此事还不是被粉丝扒出来的,而是代理商站出来控诉其丑恶行为,这件事才被正式揭穿。

  受害者之一的代理商表示在双方信任的情况下,未曾拿到付款就先向吧主提供了一系列朴灿烈的周边供应,却迟迟没有资金入账。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事引发热议的同时,也不禁让许多网友发出疑问:中国粉丝这么有钱吗?

  事实上,粉丝的经济状况是否富裕暂且无人可知。

  但各路粉丝愿意为爱豆集资大额款项、最后粉头跑路的现象却频频发生。

  集资怪象

  上个月,就有同样的大粉跑路事件发生。

  只不过与之有关的idol不是朴灿烈,而是另一个韩国女团成员jennie。

  今年,有许多粉丝为其庆祝生日集资时,在jennie粉丝后援会大吧主那儿代购了许多周边、专辑等物品,资金同样高达千万以上。

  然而,这位大吧主迟迟没有给粉丝发货,疑似吞掉了这笔巨款直接跑路了。

  据说被骗钱的许多粉丝里,有不少人都是学生党......着实让人愤怒不已!

  最让人愤愤不平的就是这种事并非是个例,而是成了一种饭圈常见景象。

  还记得《香蜜沉沉烬如霜》热播后,演员邓伦的人气与身价随之大涨。

  在他爆火之时,他的后援会却借着电视剧杀青的名义,为其向粉丝募集资金庆祝。

  当时,后援会为了庆祝邓伦的新戏《我的真朋友》圆满收工,打着祝贺的名义向728位粉丝集资9万元。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足足9万元的应援物品只是一场“烧饼盛宴”。

  一桌桌的烧饼,让不少网友吐槽其后援会借着粉丝吞钱,几万块居然只买了这些东西。

  其实,这些年应援经济逐步成型,许多粉丝为了支持偶像不吝啬金钱的行为也比较正常。

  但正是粉丝自愿集资的数额越来越多,才使得有些“不良分子”借着粉丝的信任从中大捞一笔。

  不管是上述几个韩国爱豆集资跑路事件,还是邓伦粉丝的“烧饼事故”,都只是应援乱象中的冰山一角罢了。

  有着诸多狂热粉的追随,其中自然有不少油水可捞,因此在饭圈里也流行了一种“海景房”的说法。

  2016年,日本女团AKB48总选举时,国内粉丝为了让渡边麻友登上冠军宝座,前前后后为其集资上千万。

  可惜的是,结果并不尽人意,渡边麻友败给了指原莉乃。

  随后,国内粉丝便开始扒集资账目,发现大吧主疑似假借投票名义中饱私囊。

  也是从这时开始,“海景房”的梗随之诞生,大致意思就是粉头从集资里做假账或卷款跑路,便可以买到心心念念的“海景房”。

  此后,这种梗衍生出的怪象更是层出不穷。

  曾有人爆料蔡徐坤的大粉,也就是后援会的负责人,向粉丝销售各种应援物品,赚到100万以后便销声匿迹。

  更离奇的例子是,《创造营101》选秀过程中,据不完全统计出道11位选手的集资已高达4000多万元。

  然而,比赛收官当晚,网上就有不少人对集资去向充满质疑,不断传出xx粉头卷款喜提海景房的消息。

  似乎从这时开始,在饭圈就流行了一种说法:“筹款必有贪钱之人,比赛之后必要为此撕逼”。

  卷款跑路

  事实上,并不止这种爱豆选秀节目,才会发生此种怪象。

  在一些热门综艺里,也会有实力选手发生这种账目不公开透明、集资者卷款跑路事件。

  从2017年开始,歌手迪玛希的后援会就为其先后开展了几轮集资,总金额高达153万元,其数目全权交由会长韦某某托管。

  然而,2018年韦某某就借着家里困难的理由,将这笔钱不断转向个人账户。

  而后,韦某某突然人间蒸发,这些钱凭空消失、至今仍未见踪影。

  彼时因《歌手》爆红的迪玛希,也因为此事被卷入舆论之中,受影响颇深。

  包括2019年,赖冠霖粉丝透露为了庆祝偶像成年生日,为赖冠霖应援集资20多万。没想到负责人却在当天突然消失,连同着这笔钱也没了踪迹。

  说实话,饭姐本以为这些吞钱的站长、粉头等人,做这种冒险行为贪的最少都是上万资金。

  没成想,还有人连几千块也会贪......

  去年,相声演员秦霄贤过生日前,他的某位大粉就谎称自己找人订做了秦霄贤的生日礼包,一个30元,限量105份。

  饭姐算了算,差不多是3150元。

  结果,粉丝买完以后,这位大粉就联系不上了。最主要的是这种诈骗金额比较分散、数量不算太大,维权变得很艰难,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其实,换个角度来看,这种应援经济也算是一种行业暴利漏洞。

  许多粉丝抱着砸钱集资能让偶像发展更好的念头,在氪金这件事儿上多半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就把钱投进去了。

  就连王俊凯的粉丝为了给他庆祝生日,每年也都会花大价钱送礼物。

  17岁的王俊凯,粉丝就曾给他包下了一辆轻轨广告,网传费用要一千万。

  当他18岁时,粉丝更是为其策划了惊喜应援活动:比如说在土耳其升起庆生热气球,有许多喷气机在天空描绘18遍生日祝福。

  重点是,据说粉丝还为他在南纬60°天空买了18颗星,给他送了价值27万的手控器等等,前前后后加起来将近8亿元。

  他的队友同样有这么多“壕粉”,据了解,易烊千玺登上《尼龙》杂志封面时,仅仅1.5秒的时间,销售额就突破了150万元。

  王源登上《时尚芭莎》封面时,当期的销售额更是接近500万元。

  有市场就有需求,正因如此,不少心怀不轨的“幕后组织者”会借着粉丝的热情,想尽办法策划一场又一场“天价应援局”。

  粉丝砸的越多,他们才更容易从中捞油水。

  结语

  其实,粉丝追星、为其氪金无可厚非。

  但是一旦超出某种特定界限,成为让人眼红的暴利存在,就会有许多不法分子借着粉丝集资赚得盆满钵满,假以时日便容易发生圈钱跑路事件。

  更重要的是,这种集资经济缺少监管,集资的过程属于灰色地带。所以,在此情况下粉丝更应该理智追星。

  把钱花在自己和父母朋友身上,不比被饭圈陌生人骗了更好?

  如果不慎已经危害到自身利益时,一定要勇于站出来发声、用法律保护好自身权益。

  同时,明星本人和团队有责任有义务且应该对粉丝进行正确引导。

  除了让舆论来影响事情发展以外,如果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以及出台相应的治理对策。

  可能会更好地规范粉丝集资问题,起码官方这两年已经无数次重申要重点打击饭圈集资乱象。

  饭姐在这里先呼吁各位追星er:饭圈集资需谨慎,提高警惕心再追,你好我好大家好。

粉丝,集资,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