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者》李大钊扮演者张颂文:曾经隐秘的大演员

《革命者》李大钊扮演者张颂文:曾经隐秘的大演员

献礼建党百年巨制《1921》《革命者》7月1日上映

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即将到来,大银幕上,两部重磅献礼片将于7月1日上映,它们分别是讲述中国共产党建党历程的《1921》和描述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先驱、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革命者》。

革命者,1921,王仁君,服道,上映

  专访《革命者》李大钊扮演者张颂文:曾经隐秘的大演员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莎莎

  在去年《隐秘的角落》还没有播出之前,可能大部分人还不知道张颂文是谁,但是在《隐秘的角落》播出以后,张颂文可以用“一夜爆红”来形容。也是这个时候,有人扒出了张颂文的一些奇怪“爱好”,那就是他无论拍戏多累,只要有空,他就会去剧组附近的菜市场找卖菜大妈闲聊,观察过往的人群。

  除了这个奇怪“爱好”以外,张颂文还有一个特点是一直没有买房。对于买房这件事情,张颂文持这么一种态度,他说:“房子,财富,这些东西都是外在的东西,都只是给我们保管一下的,真正属于我们的还是我们的精神,我们的内心世界!”

  在“七一档”即将上映的两部电影《1921》《革命者》中,张颂文都有精彩表演,尤其是在《革命者》中他挑起大梁扮演李大钊。以下是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把我的躯体借给角色”

  记者:对于普通观众来说,李大钊是一个共产主义的革命先驱,但是大家了解的并不多,你为这个角色做了哪些准备?

  张颂文:我们上小学的时候,语文课文里都提到过李大钊、陈独秀、方志敏、江姐,当有这样的一个电影让我出演李大钊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是,我怎么能让大家相信李大钊他是一个人,而不仅仅是课本里的一个名字,这是个前提。我首先要把它演成一个人。所以我需要去翻看一些他每个阶段做过的事情,说过的话,写过的诗。我要从这里面去推,他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为什么能做出轰轰烈烈的大事。

  总的来说,我只是一个塑造和扮演他的人,我临时把我的躯体借给了这个角色。里面可能有一半以上是我在假设他会怎么想,另外一半可能是我张颂文本人。

  记者:你讲到你去阅读他的一些文献,然后去了解李大钊这个人,你对他有产生一些新的认识吗?

  张颂文:有个信息对我触动是非常大的。李大钊每个月在北大图书馆上班,工资100多大洋,但是他的儿子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有一年他儿子吵着跟他妈妈说,过年了想要新衣服,他儿子不是孩子,已经是个少年了,相当于今天的高中生。李大钊从生活费里挤了一点点,给他儿子做了一件新大衣,就等着过年送给他儿子。然后有一天,他一个北大的学生到他家来请教问题,天气很凉,学生穿着一件很薄的衣服,很冷,李大钊就把准备给儿子过年的新衣服送给了他。

  另外据当时北大学生和工作人员说,李大钊每天中午在北大吃饭,饭盒里面就一个窝窝头,一年到头都是非常单一的。但是你知道他的工资收入非常高的。当年的北大校长蔡元培跟财务说,每个月的工资不要交给李大钊,要交给他老婆,因为他老婆说,每个月家里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所有的同事就不理解了,你每个月180元,怎么会家里揭不开锅呢?后来才发现李大钊一般在拿到工资后头一个礼拜就全部花完了,资助学生,印刷先进刊物,共产主义小组的活动经费,他全部拿出来。

  从这些事情入手,我觉得我应该大概知道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具备浪漫主义革命色彩的电影”

  记者:《革命者》的叙事跨度,基本上是从1912年到1927年,但是拍摄过程中是跳着拍的,你是怎么把握电影连贯性,表现李大钊的心路历程在不同年代的变化,可以举几场戏谈一谈。

  张颂文:影视作品嘛,拍摄过程它不是顺着拍的。我在开机之前就跟导演和场记说,每天拍摄你们都告诉我,今天是哪年几月几号,我多大了。关于他的年鉴表,我大脑已经装了有了,就是哪年他在干什么,这个顺序我是有的。我说你们只需要在现场告诉我这是哪年我多大了,我就能从年鉴表里找到这个人的成长史。

  记者:回归到电影本身,《革命者》跟其他主旋律电影,你演下来感觉到有什么不同?

  张颂文:我和徐展雄导演、管虎监制一致的认知是要拍一部具备浪漫主义革命色彩的电影,让很多90后00后观众发现这类题材看起来也是不闷的,是有它的美好的,有它的美学意义在里面。我很有信心,今天的年轻人应该能够接纳我们这个版本的李大钊,能够通过电影了解我们的先烈怎么样给我们创造了今天的这样一个国家。有句话叫来之不易。

李大钊,张颂文,革命者,1927年,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