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拍摄+剪辑 “水下洛神”成全网爆款

导演+拍摄+剪辑 “水下洛神”成全网爆款

成都城市影像展:科技与温情并存

相·一日之鉴  本次展览的第四个板块名为“成都人的一天”,出自成都知名摄影师陈春林之手。29日上午,以“礼赞建党百年 筑梦公园城市”为主题的“百年·千面·万帧”成都城市影像展,在东郊记忆国际艺术展览中心隆重开幕。

影像,相·一日之鉴,宽巷子,温情,沉浸式

  导演+拍摄+剪辑 “水下洛神”成全网爆款

  斜杠玩家吉叔 每一条作品,都要比上一次好一些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曹植笔下的“洛神”美态,在今年端午节被完美再现。这一被网友称为“水下洛神”的舞蹈名为《祈》,是河南卫视“端午奇妙游”系列晚会中的第一个节目,一经播出,迅速成为爆款视频。

  《祈》播出后24小时,微博视频播放量达3000万,抖音总播放量1亿,点赞量超500万。端午节期间,“端午五彩洛神惊艳演绎水下飞天”“河南卫视水下洛神舞”“在水下泡26个小时拍出的水下飞天”等12个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网友一边赞叹不已一边留言:“好厉害!优秀的传统文化越来越出圈”“ 新时代需要这种创新!真的是美轮美奂!只有这种创新,才能碾压下方那些泡沫娱乐化的艺术”“导演、摄影、剪辑都是一个人,您和您的团队可太牛了”……

  网友所称赞的“集导演、拍摄、剪辑于一身”的全能型人才,指的就是郭吉勇。网络昵称“斜杠玩家吉叔”的他4年前就开始接触水下摄影,并从2020年开始正式推出水下舞蹈作品。不过一年,作品便频频出圈,一个个惊艳的水下舞蹈引起了广泛关注:水下舞蹈《莲》获得原唱张艺兴的点赞;国风水下舞蹈《卷珠帘》抖音播放量近2500万,点赞量近200万;参与拍摄的“最大规模的水下人鱼秀”,获吉尼斯纪录……

  郭吉勇及团队为这些令人惊艳的作品,付出了不小的努力,一首作品完成拍摄出入水面数百次是常事。他们一次又一次克服困难解决问题,等到看到呈现出的效果,“都觉得很值得”。

  郭吉勇说,每一次的拍摄都要有超越上一个作品的部分,才有拍摄的动力。在创造出全网关注的爆款之后,他并未停歇。6月21日,郭吉勇发布全新的水下舞蹈《红》,为建党百年献礼。郭吉勇表示,这是他迄今为止最难且最复杂的一次拍摄,也是他今年最重要的作品。

  近日,郭吉勇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揭秘拍摄水下舞蹈视频的幕后故事。

  原计划拍摄“屈原”

  “水下洛神”仅用不到一周时间完成

  6月12日晚,河南卫视播出了《端午奇妙游》。其中,第一个亮相的节目,便是郭吉勇执导的水下中国风舞蹈《祈》。视频中的女演员化身“洛神”,时而拂袖起舞,彩带游弋;时而拨裙回转,宛若游龙……生动还原了曹植所写的“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不过,在该节目策划的最初,原定要拍摄的人物并非洛神,而是屈原。

  5月末,河南卫视找到郭吉勇,想邀请他拍摄端午节主题的水下舞蹈。当时,河南卫视选用了根据《离骚》改编的音乐,给出了一个基本思路。郭吉勇立刻构思屈原的相关舞蹈形象,开始着手准备拍摄。

  6月3日,郭吉勇到了拍摄现场后,有些不知所措。河南卫视选用的服装是类似敦煌飞天式的造型,有非常多的丝带和绸缎,这与团队预设的整体构架完全不一样。“这样的服装和我们水下预设的操控完全不一样,轻飘飘的丝带,让舞蹈演员无法做复杂的旋转。因为大幅的动作会让衣服缠绕在演员身体上,并不能在水下飘逸起来。”郭吉勇解释道。

  他只能先按此前提供的分镜头脚本,按部就班地拍摄。果不其然,河南卫视看过拍摄原素材后并不满意,要求重新拍摄,并催促郭吉勇团队将上海的水下场地改到澳门“水舞间”。但因广州疫情原因,这一提议已不现实,河南卫视想要的大场景难以达成。郭吉勇说服对方,继续进行第二天的拍摄。

  “我们原本计划着第二天只是补拍,结果变成了重新拍摄。那一刻,我必须完全抛开以前规划好的分镜头内容,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重拍,包括配合的音乐。”郭吉勇连夜挑选了另一种风格的音乐,并粗剪了一分钟的片子,交给河南卫视的导演审片。至凌晨2点,郭吉勇才收到答复,方案通过了。

  6月5日上午10点,他开始拍摄全新的作品“洛神”。直至深夜结束时,郭吉勇和团队已不知不觉泡在水中拍摄了12个小时,完成了重新拍摄的任务。

  还原洛神飞天,需要靠鱼线勒紧身体来完成

  临阵换音乐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这意味着,所有的舞蹈动作须重新设计。郭吉勇只能在下水前告诉演员舞蹈动作,再根据演员下水后的表现,等到团队出水后再一起探讨如何调整动作。

  据郭吉勇回忆,仅视频中的一个逆光大环绕的镜头,就反反复复拍了十遍。他想让演员固定在整个水池的中间位置,既不往上漂,也不往下降,但因水中浮力很难达到理想状态。“演员下水会戴配重,才能在水中保持稳定,根据不同的场景,配重在两公斤到十公斤之间不等。身上的配重多了,演员就会往下坠,反之就会往上漂。演员的动作稍微有一点点幅度,衣服也会跟着动。人往上走,衣服肯定往下降。所以,只能一次又一次地下水,一次又一次地拍摄。最终拍到的画面刚好是悬浮在正中央,衣服好看,人也好看,这条镜头才能算过了。”

  洛神的扮演者是“美人鱼运动教练”何灏浩,之前是花样游泳运动员,并非专业舞蹈演员。对她来说,这次拍摄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她每次下水,需要憋气30秒至50秒完成一个镜头的拍摄,再马上出水换气。一天拍摄12个小时,意味着要出入水中200多次,才能拍出上百条素材。除了憋气,她还要克服水中睁眼、水下失温、水压导致耳朵疼痛等问题。在网上发表感想的同时,她还在微博上晒出了因身体长时间捆绑鱼线而留下的一道道勒痕。

  鱼线,是完成“飞天”动作的重要道具。演员旋转的动作,衣服的漂浮都要靠鱼线来控制。“所有水中飞行的动作,都是用鱼线拉出来的效果。我们要测试鱼线的强度能够承受多少水下阻力,才能决定要绑多少股鱼线,且不会有明显的穿帮。为了保证演员头顶上的黄绸有立起来的效果,要靠水下的摄影助理去拉,快速地摆好。而我要在它未落下的时候,拍下这个镜头。”郭吉勇讲道。

  最终,郭吉勇与团队经过前后3次拍摄,泡在水下共26小时,完成了作品《祈》。尽管过程艰辛,但作品得到了观众的广泛认可,何灏浩也感到欣慰,她在微博中写道:“能以一技之长还原千年前的中华精粹是我的荣幸。”

  水下的浮力让舞蹈自带特效,他尝试展现中国风元素

  时间回到2018年4月,郭吉勇带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想法从无锡一家房地产公司辞职。曾学过潜水和摄影的他,做起了旅拍摄影师,先后去过三十多个国家拍摄。“我的体会是,越是在国外长时间的吃住行,越是想念家里的环境和美食,越能深刻感受到我们国家传统文化的美,就更想把中国风的元素更好地呈现出来。”他感慨道。

  2020年5月,郭吉勇第一次接触了水下舞蹈摄影。起初,他只是在昆明的海洋馆帮一位模特拍摄水下舞蹈,这次拍摄让他感受到了水下舞动的美。郭吉勇认为,水下的浮力可以让舞蹈“自带特效”,可以让人做出平时难以达到的动作,更让身体和服装有着意想不到的舒展。

  此后,他开始摸索着进行水下拍摄。郭吉勇模仿了游戏《刺客信条》里从天上往下跳的“信仰之跃”。这一动作原本在游戏和影片中需要借助特效来完成,却被他在水下真实地呈现出来。

  郭吉勇不断地尝试,总想着把中国风元素加入他的摄影里。2020年9月,他发布了水下舞蹈《莲》。视频中,演员身着黑白相间的裙子,手持一支毛笔,在纯白背景的水下舞动,展现出中国水墨画的美感。这个不到50秒的视频,获得了《莲》的原曲作者张艺兴的点赞。12月,他邀请了两名国家花样游泳运动员演绎作品《翾》。在这一作品中,他仍旧沿用水墨风格,增添了长箫、落英与拂扇元素,将中国的传统艺术与国际化的潜水运动糅合到一起,展现出独特的力与美。除此之外,他还和抑郁症朋友合作,在水下用舞蹈展现其内心世界。今年4月中旬,他还在三亚参与拍摄了“最大规模的水下人鱼秀”,共有100条“美人鱼”同时在水中游动,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而这些作品的拍摄只是刚刚开始,他还在不断挑战着自己。

  将街舞《卷珠帘》搬入水中,拍摄第一天却出现意外

  今年4月17日,郭吉勇发布了水下中国风舞蹈《卷珠帘》,成为他首部出圈的作品。《卷珠帘》迅速蹿升b站热门榜第一,抖音播放量将近2500万,点赞量近200万,成为广大网友赞叹不已的“水下中国风绝美之作”。在拍摄这一作品时,郭吉勇和团队也遇到了不少状况。

  郭吉勇一直很喜欢国风街舞《卷珠帘》,想把这支舞带入水下世界。于是,他与潜水教练陈榴莲,一同前往成都,找到原舞者盖盖老师学习《卷珠帘》。同时,团队还需要挑选最合适的服装面料,在对比了十几款面料在水中的状态之后,才确定其中一种可以达到较好的状态……光是这些准备工作,郭吉勇和团队就花费了两个月时间。

  4月初,团队赴澳门水舞间拍摄。水舞间是世界顶尖科技的水剧场,水深9米,水量1682万公升,相当于5个奥运会标准泳池。“我第一次到这么大的场地拍摄。这个场地之前没有内地团队去过,场地负责方只给了两天时间。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最好的拍摄角度,所以在前期筹备的时候,只能根据网上的图来设计拍摄构架,选择适合场地的舞蹈动作。”郭吉勇回忆道。

  水舞间的场地中有一座金色亭子,演员需要围绕着亭子舞蹈,还需要在亭子顶端做后空翻,然后再落到池底。而就在拍摄第一天,出现了意外。

  陈榴莲因为不熟悉场地,加之在水下看不清楚,没有把握好安全距离,一不小心把鼻子撞在了亭子的横梁上。不仅如此,因长时间泡在水中,陈榴莲还持续低烧,状态不佳。“我们第一天基本没有拍摄,演员一直吃着消炎药,让自己身体好起来。直到第二天,拍摄才渐渐顺利进行。”郭吉勇讲道。之后,陈榴莲回忆起拍摄经历,也曾感慨,“自己腰上绑着16斤的重物,每次结束完一个镜头,都需要被人拉上去才能浮出水面,有种‘终于有人来救我了’的心情。”

  最终,先后拍摄16个小时,出入水中200多次,换来了水下舞蹈《卷珠帘》美轮美奂的2分钟。陈榴莲也在微博中写道:“看了成片以后感动到不行,一切的努力和筹备都是换来成果最好的铺垫。《卷珠帘》整部作品大量运用长镜头,简直在考验我们!”

  新作《红》献礼建党百年

  是最难且最复杂的一次拍摄

  郭吉勇每次开启新项目之前,都会问自己,“我总在想,要拍摄的片子跟之前的作品,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哪怕只有一点点进步和区别,我都会拍下去。反之,如果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那么我就不拍下个片子了。”

  6月21日上午10点,郭吉勇发布了继端午节《祈》之后的又一部作品《红》。他称这部作品是今年最重要的一次拍摄,也是他迄今为止在水下最难且最复杂的一次拍摄。

  《红》将水下摄影与现代舞结合,水中舞者环绕着5面红绸舞动,代表着中国共产党在建立过程中的几段重要记忆。从最开始舞者坠入水中的“黑暗时期”,到一束光芒斜照下来的“初见曙光”,再到红绸变为五面赤旗引领前进的“扬帆起航”,又进入音乐最高昂的顶点“奋进之跃”……展现了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强起来的故事。

  提及最初的筹备策划,郭吉勇首先想到是背景音乐的制作,他整整做了13版音乐,前后耗费一个月才算满意。而水中放置的5面红绸,则是他拍摄以来的首次水下置景。“之前的拍摄都是别人搭的景,或是单纯的水下背景,而这次我们准备了5条6米长、1.5米宽、总重20公斤的红色绸子。舞者与‘中国红’绸带互动,在水下就有了立体的构架,也让场地看起来不再那么空洞。道具红绸相当难以控制,在水下容易褶皱和缠绕,我们花了五六小时才将景布好,甚至为此专门增加了协助人员。”

  在此前的拍摄中,郭吉勇加上摄影助理,再加上保障演员安全的安全员,也只有4人下水。《红》是郭吉勇组建拍摄团队人数最多的一次,共有27人协助拍摄,其中的11人既要保证舞者安全,还要控制水下的置景。

  三天、两夜、下潜四百余次……这些数字打破着郭吉勇团队的拍摄纪录。郭吉勇又完成了一项自我挑战。

  等待3年,终与专业舞者合作

  6月20日,郭吉勇完成最后的拍摄,就立即开始进行后期制作。翌日,《红》便要上线。他对于刚刚完成的自我超越,显得有些兴奋。因为拍摄至今,他更愿意称这部《红》才是真正的水下舞蹈作品。

  跳过街舞的郭吉勇,对舞蹈的要求很高,他能感受到此前有些合作过的演员的舞蹈动作是不到位的。“之前合作的演员都是潜水教练或花样游泳运动员,她们并非专业的舞者。我只能一遍遍指导她们的动作,但我总觉得还能更加到位。”郭吉勇分析完,又兴奋地说道,“但这次不一样!我请来了一位舞蹈家,国家一级舞蹈演员张娅姝。我认识她已经三年了,从我开始接触水下摄影时,就一直想在水下拍她跳舞。遗憾的是,她不会潜水,我到现在都能想起她几年前下水时害怕的样子。所以,我一直等待着她学会潜水,才终于有这次合作。”

  现在,郭吉勇又马不停蹄地投入下一个项目了。他觉得自己还没有达到“以玩养玩”的状态,需要更加努力地拍摄,来“养”自己的兴趣爱好。“水下摄影导演,听起来高大上,但我现在还处于赔钱状态。每拍一部片子的预算大概就在10万左右,这都是我要预先投入的。不过看到自己的付出得到网友们的认可,我非常开心。”

  他在微博“斜杠玩家吉叔”的简介中,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海陆空极限摄影师及导演,玩街舞15年、潜水10年、摄影8年、滑雪6年、高空跳伞130跳,小富即安,以玩养玩。”郭吉勇有时还会想着,在空闲的时候玩一玩他的“斜杠爱好”,比如,还想要去跳伞,尽管曾因跳伞摔断了腿;他还想过自己入镜,在水下跳一段街舞……

  只是在当下,郭吉勇想到最多的事情还是“玩”水下摄影。“我还是希望自己以后的每一条作品,都比上一次好一些,哪怕是一小点都可以。我还在研究新的拍摄技法,或许可以将陆地和水下相结合吧。当然,我仍旧要展现中国风的美。”

  文/本报记者 韩世容

  供图/三人行

郭吉勇,玩家,卷珠帘,洛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