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好谍战剧必须有“死磕精神”

拍好谍战剧必须有“死磕精神”

陈好中戏教授职称被质疑 工作室回应:从未参与过资格评定

6月22日晚,针对网友对陈好中戏教授职称的质疑,工作室发文回应“陈好老师从未参与过教授资格的评定。学院官网发现归类有误后,已第一时间修正。”

《叛逆者》开播前,周游已经对这部作品倾注了三年心血,开播后观众的反馈告诉他,所有的付出都值了。这三年里,周游一次次“穿越”回故事中的年代,“过”了一遍又一遍主角们的生活。对于创作,他有着自己的坚守,不用旁白、死磕细节、逐字逐句抠台词……正是在这种严谨的创作理念之下,《叛逆者》收获了好评如潮,也让这位从济南走出的导演被更多观众认可。看着网友们的评论,周游既高兴又紧张,带着这样的心情,周游接受了新黄河记者的专访。

不想做强情节的谍战戏

看过剧的很多观众都感叹于剧本的扎实,这是因为在开拍前,周游和他的创作团队做了充分的准备。“三年前我看到了原著小说,虽然字数不多,大概四五万字,但是它的很多特质给我留下了挺深的印象,比方说信息量特别大,有很多留白,整个文风和行文也是非常冷峻克制,而且还充满了一种隐忍悲伤的气质,同时又有很长的时间跨度,地域性还很广。”周游认真阐述着《叛逆者》原著打动自己的地方,而这些也是剧本创作过程中面临的最大困难。

接过第一稿剧本后,周游怀着极大的热忱,抱着尽可能多地保留原著原汁原味的创作理念,和其他三位编剧投入了新一轮的剧本打磨梳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们一起查证了大量历史资料,让自己真正去“过”了一回剧中人物的生活,从四五万字的原著扩充到十倍字数以上的剧本,增加了许多人物、事件,每一段的定稿经历了三番五次的推翻重来,才有了最终剧中呈现的样子。

《叛逆者》的原著对故事具体的年代并没有刻意交代,但却能让观众自然地进入到历史的氛围感中,而这也是周游希望通过剧集传达给观众的,“原小说中涉及到了很多真实的历史事件,我也一直在强调,我们不想做那种强情节的或者那种特别类型化的谍战戏,更希望是有一种历史感的展现。”为此,他和编剧团队花费了大量精力去考究历史,甚至研究了很多当事人的生活习惯,把真实的历史嵌入到虚构的故事中,使观众在追剧时更能对剧中人物的行为感同身受。

回忆创作的过程,周游表现出更多的是享受、留恋,“我们的历史顾问特别好,工作的过程就像是在跟他上历史课,我们想尽可能多地了解或者想象,或通过一些资料感受到当年的上海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生活景象,这个很重要,他们如何生存,如何抗日,真实的情况到底是什么?其实越研究越觉得小说里面的气质是特别对的。”

包括林楠笙和朱怡贞的感情线,在那样一个年代,两人肩负着特殊的使命,他们的“革命浪漫主义爱情”应该怎么去呈现,开拍之前都经过了编剧的反复论证。而在一些重要的转折点,编剧的严苛细致更是要覆盖到台词中的每个字,“比方说林楠笙和朱怡贞中枪之后,顾慎言为了救他们两个专门去见陈默群,所有观众都在弹幕上说‘完了,顾慎言暴露了’,但是一个人也没有暴露,这就需要精准的逻辑支撑。”

死磕细节,美术师借来古董

拥有好剧本等于成功了一半,但如何在短时间内把文字一一还原,尤其是一些“名场面”的打造,同样挑战巨大。剧中牵扯的人物众多,场景更是遍布大街小巷,周游算了一下,全剧拍摄中使用的场景多达600多个,这是一个让业内人士听到会“炸”的数字。最多的时候一天杀过6个场景,演员和剧组人员都要跟着“景”走,这些都是必须面对的考验。单是对王志展开锄奸行动这一“名场面”,就花费了数日拍摄完成,剧中的场景有外景、内景,内景又包括不同的房间、走廊、酒店大堂,外景则有楼梯、楼上、楼下、消防通道、窗外、门口街道等等,需要全剧组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默契配合,紧张程度不亚于剧中严丝合缝的锄奸计划。

从主角到配角,演员的演技全员在线,是《叛逆者》成功的另一大主因。采访中,周游对所有演员都给予肯定,“每个演员都是我心目中对应角色的第一人选,我觉得特别幸运的是他们都挺认可最后的定稿,愿意花精力把人物的戏份更好地呈现出来。”老戏骨王志文自然毋庸置疑,朱一龙和童瑶也得到周游的充分肯定,“一龙本身就比较深沉内敛,同时又是一个内心极具表现力、张力、爆发力的演员,非常契合林楠笙这个人物。然后童瑶生活中给人的感觉很果敢、干练,但在动情的时候又会非常让人怜爱,他们身上丰富的特质能够很立体化、多元化地表现这两个角色。”

全剧展现出的“死磕精神”,还重点体现在道具上,哪怕只是一闪而过,也都充分体现剧组的用心。为了延续原著写实的气质,找到当时的“同款”,周游没少“为难”道具组。“林楠笙为什么送给朱怡贞一个蝴蝶形状的胸针?其实我们在前面是做了伏笔的,其实是因为林楠笙比较了解朱怡贞,观众可以翻回去再找一找,在朱家大院朱怡贞的卧室里面,有几件跟胸针的造型相关的陈设,这是我们的美术老师去专门通过他的个人关系找朋友借来的古董,在戏里起到了一个铺排的作用。”而这样的铺排还有很多,“老鸭汤和红烧肉也会一直延续到最后。”

在这些之外,《叛逆者》还难能可贵地做到了在谍战剧中融入现代视角,“比方说剧中的两个女性角色蓝心洁、朱怡贞,我们找到了《草叶集》中歌唱女性的一些关键诗句,这让我们仿佛打开了一扇大门,如何把现在的一些视角放进去,这些都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觉得非常重要又非常难的点。”

团队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让观众感受到那个年代的共产党人为了理想和信仰不惜付出一切的精神,从而更加珍惜和平年代的生活。从一条条弹幕、留言中,周游已经感受到了热情的反馈。

《叛逆者》热播,周游的家人、朋友也加入了追剧大军。生在济南、长在济南,周游对家乡有着很深厚的情感。谈到未来的计划,他肯定地表示,如果将来有合适的机会,与济南相关的故事和题材一定会是他的首选。

原标题:拍好谍战剧必须有“死磕精神”

新闻,时政,娱乐,体育,社会,女性,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