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CP,不拍剧”现象是如何炼成的?

“无CP,不拍剧”现象是如何炼成的?

《白蛇传·情》:粤剧电影意外破圈

这部首度将特效技术等融入粤剧戏曲电影中的作品,却在今年罕见“出圈”,并在豆瓣获得了8.2分的高评分。彼时,该片在广州、香港、东南亚票房极佳,直接促成上海天一影片公司南下香港开设电影分厂,制作粤剧和粤语电影。

大鹏金翅鸟,1941年,美剧,1933年,1950年

  CP成了一层充满安全感的外衣,它紧紧地包裹着现代人愈加敏感而孤独的内心。

  ——————————

  最近,一部小成本网剧《御赐小仵作》火了,观众不但被它的悬疑剧情吸引,戏中男女主角萧瑾瑜和楚楚的CP、楚楚与冷月的CP,也成了一大看点。一部剧里出现两个CP,让那些喜欢追CP的观众觉得过瘾。

  从《山河令》到《司藤》,从《理智派生活》到《御赐小仵作》,这些作品,无不靠CP吸引眼球,似乎已经到了“无CP,不拍剧”的地步。CP如此普及,使得它不仅成为电视剧创作的“撒手锏”,也成为一个文化现象与社会现象。

  “我就想不明白你们(观众)为什么就好这一口?”对于出现在《吐槽大会》中的“雪国列车”CP组合,王建国表达了这样的疑问。其实作为当事人,以及在发出疑问之后随即又与李雪琴不断配合进行CP表演的他,心里应该明白,炒CP,对于所有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或正因为如此,各类综艺和电视剧,才乐此不疲地炒CP。

  炒CP这种事,没法追溯到源头。按照当下的CP定义,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当之无愧是CP巅峰。有了如此经典的CP组合,为何人们还热衷于发现、追捧新的CP?那是因为,过去的CP,不是自己亲手造出来的,带不来参与感和成就感。

  嗑CP或能从各种养成类游戏那里,寻找到最初的苗头与根源。当下的年轻人,无论男生还是女生,在人生某一个阶段,或者很长一段时期,都玩过“养成类”游戏,抑或他们本身,就是在父母的“养成类”模式里长大的。对于目睹一对素人或明星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亲昵,这会让追捧者产生一种幸福的意识,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可以将之形容为“媒婆心态”或“媒婆思维”。

  奇怪的是,网上网下那么多人爱嗑CP,但中国社会的结婚率却不断下降,年轻人的结婚欲望,出奇地平淡。看别人谈恋爱,成了一种轻松的享受。作为CP的“制造者”与“围观者”,网友们可以拿他们编段子,开含糊暧昧的玩笑,制造热搜……享受感也来自于权力欲得以满足:表达的权力,制造偶像的权力,传递集体力量感的权力。所以,那些主动或被动组成的CP,亦要充分尊重网友与观众的感受,顺应受众的期待与要求,最起码做到,不去发出逆反或挑衅的言论,否则,与CP一起葬送的,会是这个虚幻的组合与现实的商业利益。

  出于懒惰(懒得出门、懒得约会、懒得沟通)而嗑CP,是解释CP现象如此普遍的原因之一。但更进一步会发现,出于冷漠,也是嗑CP的心理诱因。在充满热闹与欢笑的嗑CP背后,藏着一颗颗不愿意付出真情实意、不希望承担挫折失落的心,CP成了一层充满安全感的外衣,它紧紧地包裹着现代人愈加敏感而孤独的内心。冷漠,意味着外界无论发生什么悲欢离合都与自己无关,也标志着自身可以潇洒地穿过情感世界的荆棘丛林,拥有一处不受打扰、清净自在的私人“情绪沙滩”。

  新出生人口降低,老龄化加剧,年轻人不再有朝气和奋进的动力,这三项被认为是进入“低欲望社会”的标志。可年轻人涌动的荷尔蒙总还是要有出口的,嗑CP便成为他们荷尔蒙的疏散方式,由于不是唯一的通道,嗑CP这种已经火爆多年的行为,很有可能在未来某一个时刻被厌倦、被放弃,比如智能时代更进一步,脑机接口实现普及,嗑CP所带来的快感与欢乐,将会被迅速覆盖。

  到那时候,已经不再年轻的人回忆起来,或会将嗑CP的时代,当成他们的纯真年代吧。

  韩浩月 来源:中国青年报

CP,养成类游戏,司藤,制造者,御赐小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