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圈的音乐节 从小众走向大众

破圈的音乐节 从小众走向大众

五一在家看电影!《唐人街探案3》正式网络上线

由陈思诚编剧、执导的电影《唐人街探案3》将于4月30日16点正式在四大平台同步上线。《唐探3》自2021春节档上映以来,收获了众多观众的支持,拿下了45.22亿票房,也得到了海内外观众的认可。影片上线后,不管是错过了春节档的观众,还是希望重温电影,寻找错过的精彩看点的观众,都能足不出户开刷《唐探3》。对于和家人一起度过假期的朋友来说,这也是一次合家欢“团建”的好机会。

  暮春时节,城市格子间里一颗颗不安分的心早已经跟着气温一起躁动起来。从北京、上海、成都、广州,到济南、宁波、青岛、常州、淄博、滨州,音乐节早已不是一线城市的专属,乐迷扩圈、市场下沉,各地音乐节陆续官宣,开启井喷模式。4月30日,在位于济南长清的国际园博园,首次来到泉城的迷笛音乐节率先开唱,3天时间里,崔健、二手玫瑰、舌头、木马等近70组乐队和音乐人为乐迷们准备了一场室外音乐盛宴。紧随其后的是索尼音乐·贴地飞行室内音乐节,重塑雕像的权利、五条人、大波浪等12支风格多样的乐队也将云集奥体。此外还有济南耳立音乐节、济南火箭音乐节、济南天空sky音乐节等精彩演出静待官宣。

  从小众到大众,乐迷们如何看待音乐节的这种变化?

  这个五一 30多场音乐节来袭

  “去济南迷笛、滨州迷笛、成都迷笛、太湖湾、常山、新龙、国潮、上草、北草、南草、咪豆、造氧、mdsk、成都星巢、云台山、长沙yolo、武汉草莓的都加我一下,五一假期5天我要看你们朋友圈!”五一放假前夕,一位乐迷在网上喊话,因为假期期间的音乐节多到跑不过来,她只能通过浏览朋友圈的方式了解最新动态。

  据目前已经定档的音乐节来看,今年五一期间,全国各地将举行大大小小的音乐节近30场,崔健、五条人、新裤子、痛仰等知名乐手和乐队都将化身“空中飞人”。5月2日-3日,成都星巢秘境音乐节将在成都带来音乐狂欢,许巍、朴树、姜云升等众多音乐人吸引大批乐迷;5月1日-2日,崔健、朴树、郑钧、二手玫瑰、橘子海、霓虹花园、夏日入侵企画、声音玩具齐聚南京第九届咪豆音乐节;5月3日-4日,南京草莓音乐节将在南京方山音乐谷举行,新裤子、痛仰、重塑雕像的权利、五条人、海龟先生、马赛克、文雀齐齐到场;同期,武汉草莓音乐节也在武汉园博园上线,阵容则有痛仰、陈粒、陈鸿宇等知名乐队与音乐人。

  近年来,越来越时尚新潮的泉城也在成为各大文化娱乐活动的新宠,迷笛音乐节正式官宣让济南以及周边城市的乐迷一下子“支棱”起来了。4月30日-5月2日,这个五一假期因为迷笛音乐节的举办多了几分特别的意义。紧随其后,将在济南举办的还有索尼音乐·贴地飞行室内音乐节、济南火箭音乐节、济南天空sky音乐节等。未来几个月,泉城乐迷将因为这

  些音乐节的陆续到来大饱耳福。

  除了北京、上海、南京、重庆、武汉、长沙、苏州、成都等一线城市,音乐节的举办地也下沉到了淄博、衢州、滨州、焦作、邯郸等三四线城市。其中,距离济南不远的滨州将于5月3日-4日迎来迷笛音乐节的首次开唱,现场有唐、战国、孩迷/嘻哈三大舞台,邀请了许巍、郝云、Joyside、丁武、姜云升、野孩子、丹镇北京、九宝、郁、左右、CarsickCars、脑浊等近50组乐队和音乐人参加演出,阵容不输许多一线城市。

  人们为什么对音乐节如此狂热?

  当夜幕降临,人群沉浸在音乐的狂欢中,呐喊、跳动、欢笑、感动,各色灯光扫过一张张沉醉的面孔,整个世界都变得与众不同。音乐节在国内的发展已经经历了20余年,它的受众除了音乐爱好者,也越来越吸引那些想要暂时抽离于现代生活的“城市游荡者”。近年来,国内音乐节的举办出现数量增加、各地开花的局面。

  为什么音乐节会如此受大家的欢迎呢?追随音乐节10余年的“老粉”何永告诉新黄河记者,他最近一次参加音乐节是徐州的“幸福现场”,十余年来亲历过的音乐节现场已经不计其数,从学生阶段到毕业参加工作,再忙也要抽出时间让自己到音乐节的环境里放空一下。当被问及为什么会喜欢音乐节,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喜欢摇滚,摇滚给人的感觉是自由。”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不论是学生还是“打工人”,大家都在为生活和梦想忙忙碌碌,而在音乐节,可以暂时放下一切,一起为音乐呐喊,畅快又自由。

  “参加音乐节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我们有一种共情感;在现场,我可以跟其他乐迷一起唱、一起跳,和乐手互动,参与感很强,非常放松,因为在正常的生活中可能没有这样一个放松的场景,它能让我的身心得到愉悦。”正在读大四的小杨,参加音乐节3年多了,比起音乐类APP上那些经过修音的完美呈现,她更喜欢现场歌手带来的有点小瑕疵的音乐,“这样能看到他们真实的水平,也能欣赏到更有生命的音乐。”谈起音乐节,她还能想起2018年第一次在盐城西溪参加的草莓音乐节,“当时有个乐队在表演一首纯音乐,现场有许多人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不唱歌,这时旁边一位乐迷给我介绍说那是文雀乐队的《大雁》,这种风格叫‘后摇’。从此了解了后摇这一小众的音乐表达风格,也喜欢上了文雀这个乐队。”音乐节让热爱同一乐队或音乐风格的乐迷从天南海北聚到一起,推动了音乐行业通过现场触达更广泛的圈层人群。

  从小众到大众音乐节变味了?

  尽管对音乐节的热情不减当年,但把近几年参加音乐节的感受与之前作对比,何永表示感受上确实有些不一样了,“十几年前,第一次参加音乐节是北京迷笛,氛围特别好,那个时候的迷笛也相对原始一点,乐手跟乐迷之间,乐手跟乐手之间都比较纯粹,没有那么市场化,票价也都很低。最近几年市场化明显了,特别是随着《乐队的夏天》的播出,很多真喜欢摇滚的、假喜欢摇滚的都进来了。”

  确实,《乐队的夏天》已经成了一道分水岭,说不上究竟是《乐队的夏天》改变了音乐节,还是音乐节自身的发展促成了《乐队的夏天》,一经推出就成为年度爆款。但不可否认的是,因为《乐队的夏天》的热播,让音乐节从小众逐渐走向了大众,痛仰、新裤子、九连真人等乐队和音乐人走进更多人的视野。

  “多种音乐风格的呈现能治愈很多人,给人带来温暖和力量,在歌里找到归属感。”山东的小赵同学是位“乐夏迷”,最喜欢节目里的白皮书乐队。她说,白皮书乐队主唱的长相和音乐风格的反差让她感到惊喜,最喜欢《老鼠》这首歌。看完节目,她后续又听了白皮书的其他作品,今年她打算去音乐节现场感受一番。在关注自己所喜爱的乐队的同时,乐队爆火后也带来了一些不太纯碎的东西,小赵承认,“大家关注作品之外,还会忍不住想对乐队成员有更多了解,会关注更多除音乐本身之外的东西,不太纯粹了。”

  “《乐队的夏天》吸引了更多粉丝,让摇滚乐不再那么小众”,这是何永最直观的感受。来自汉中的一位经常去livehouse的乐迷王先生也有相似的感受:“大一、大二的时候,去livehouse,氛围还挺好的,大三以后,尤其是《乐队的夏天》吸引了更多群体关注乐队以及独立音乐人,人变多了,有时候一场live人气爆满,的确会让人不大舒服。”

  关注音乐节的人数多了,音乐节的票价也经历了水涨船高。从最初的几十元到如今的动辄几百元,甚至上千元,音乐节票价“涨势喜人”,但也吓退了许多学生党。据大麦购票APP显示,今年五一期间,音乐节票价最便宜的是2021峨眉山音乐节,单人套餐60元;最贵的是成都星巢秘境音乐节,单日预售票688元,VIP票价高达1088元。尽管票价在涨,对于真正喜欢音乐节的乐迷来说,这都不是问题。何永对现在的票价一口表示“值”,“因为音乐节是拼盘演出,你一天可以看到十几支乐队,现在单场演唱会都是这个价了。另一位乐迷小杨也表示能接受现在的价格,“首先,判断值不值的标准应该在于乐队、现场设施,然后是去了以后有没有收获。第二,要理性看待涨价,比如说受疫情影响长时间不开,开了之后门票被哄抢,另外各方面的成本也在提升。”

  (济南时报·新黄河记者任晓斐 实习生王怡帆)

原标题:破圈的音乐节 从小众走向大众

新闻,时政,娱乐,体育,社会,女性,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