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美学再造大宋风华 李少红从宋代名画中找灵感

用美学再造大宋风华 李少红从宋代名画中找灵感

唐史专家点评《长歌行》——符合史实的古装传奇剧

古装剧《长歌行》自拍摄起便受到诸多观众的期待,如今该剧在腾讯视频上线热播,引发了热烈讨论。如李世民之女乐嫣,其父为秦王时封县主,其父为太子时为郡主,其父为皇帝时为公主,李长歌为太子李建成之女则封郡主,完全符合唐制。

长歌行,永安公主,李世民,灵魂,传奇剧

  在影视作品的创作中,著名导演李少红为观众呈现过“红极深处,瘦骨阑珊”的大唐,“烟雨朦胧,似梦似幻”的江南。在目前热播的《大宋宫词》,李少红再次发挥东方风韵,在她的镜头之中呈现汴京城的呼吸感与韵律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刘雨涵

  再现《韩熙载夜宴图》

  宋代的文化特征是在向大众和老百姓的社会化转化过程中形成的,这就派生出大宋专有的美学体系:简约、雅致、高级、淳朴。这一特质体现在宋代发达的绘画艺术中,《瑞鹤图》《听琴图》等宋代名画都成为李少红灵感的来源,让她有了将画中场景真实还原为视听画面的创意。正如在大庆殿之前的宣德门场景中,导演将瑞鹤翱翔天际的场面创造性地搬到了荧幕之中,用镜头的语言得以呈现。

  在拍摄秦王赵廷美(赵文瑄饰)为避夺位之嫌隐居府中,大宴宾客夜夜笙歌之时,导演李少红随即便想到了曾身处相同处境,被南唐后主李煜怀疑的韩熙载,再现《韩熙载夜宴图》的想法也应运而生,她希望将古典文化与现代相结合,运用长镜头的调度,将名画与剧情相融合。“所以我们按《韩熙载夜宴图》给拍了一遍,为了融入剧情里,特意从左向右这样展开,有意识地让秦王像韩熙载一样串在这五个场景里。我们是希望像临摹一样造成一个镜头下来的效果。”

  为了让观众有足够的代入感,李少红首先还原了画中的摆设,选取好角度,然后用大量的运动镜头,慢慢推行摇移,精准调度人物,将每个角色囊括其中,一镜到底,充分结合了古画的长轴特点,赋予看似平面的长轴画以景深和透视感,终于拍出带有“韵律感”和“呼吸感”的镜头。

  著名的《瑞鹤图》也在《大宋宫词》中以镜头语言得以呈现。尽管逼真展示这些经典画面需要耗费大量精力与时间,但李少红认为非常值得,“我相信会是很震撼的,一部好的作品,应该给观众留下一些经典的画面。”

  剧中的大庆殿便是认真考究其历史原型的基础上,在横店搭建了一个一比一的宫殿,这也是目前国内唯一的北宋皇宫实景场景。

  还原宋朝服饰和战役

  剧中的服装造型自开拍以来就备受瞩目,不论是祎衣凤冠、大朝服还是日常服饰,李少红及其团队在设计上不仅注重精致与质感,而且突破了一般戏剧化只为造型好看的造型概念,还原出非常地道的宋朝服饰原样,并用美学的概念加以润色渲染。

  不仅女性服饰和朝服制作精良,就连盔甲也做到了打仗时能“飘”起来的程度,这得益于“扎甲”的技术,制作过程繁杂,以金丝或麻绳将小片的盔甲穿起,突破以往战争场面中因盔甲束缚而表演僵硬的局限,使其能够随身体律动而动,不受奔跑、挥刀舞剑的影响。

  宋代女子的妆面简洁朴素,褪去唐代的繁荣奢华,更加突出自然美。其中眉式是很讲究的,这在剧中得到很好的呈现,不论皇后还是宫女,常把眉形画成宽阔的月形,然后在月眉的一端用笔晕染,由深及浅向外散开,别有风韵。惹人注目的还有宋代的“点唇”,由朱砂为主要原料制作而成的“唇脂”涂于唇间,相比唐朝而言唇红的范围更小,更加自然。造型中最让人惊艳的还是刘娥的“珍珠妆”,真实还原了珍珠三白、珠钿之美,并创新突破了观众对宋代的固有印象。

  “澶渊之战”是历史上有名的战役,要想真正打造出战争的惨烈及真实状况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为了拍好这场备受关注的战争戏,李少红邀请了曾在《黄飞鸿新传》饰演鬼脚七的熊欣欣作为动作指导,首先巧妙地利用了道具,各种军事装备轮番上阵,包括火药、飞弹、箭、弩等等,更是出现了神器“床子弩”,射程之远威力之大令人赞叹,一出场就射中了大辽第一大将,以及在挖地道、绊马脚,以及凿冰河等机智战术的使用中,道具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拍摄战争场面时剧组全程采用运动镜头,在“铁马踏冰河”场景中更是用慢镜头的手法进行特写,从远处奔驰而来的“马群”拍到近处的“马蹄”特写,于兵戈铁马之中还原出这场波澜壮阔的澶渊之战。

李少红,韩熙载夜宴图,澶渊,宋代女子,历史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