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星多陨落,张子枫为何能华丽转型?

童星多陨落,张子枫为何能华丽转型?

纪录片《六人》中国首映 披露泰坦尼克号中国幸存者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勃拉姆斯,歌剧,曲目

  童星多陨落,张子枫为何能华丽转型?

  没想到,一部家庭伦理题材的文艺片《我的姐姐》居然风头碾压《哥斯拉大战金刚》,成为这几天最火的电影,甚至引发各大社交网站上对该影片的激烈讨论。《我的姐姐》中,最让人感到惊喜和欣慰的就是,“国民妹妹”张子枫长大了。这是她第一次在影视作品中独挑大梁,也是第一次饰演一位比较成熟的女性,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她的成年礼之作。

  片中不论是父母去世时茫然、伤心、震惊相交织的复杂情绪,还是和弟弟相处时从一开始的厌烦、抗拒到最后的不舍、依恋,抑或是亲手终结自己爱情时的心痛和决绝,女主角的种种状态和情绪都被张子枫拿捏得丝丝入扣,打动了很多观众。《我的姐姐》目前取得的高票房和观众对张子枫演技的认可已经证明,她成功逃出了童星陨落的魔咒,成长为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成熟演员。

  因为长相可爱、性格乖巧,张子枫从5岁开始出道拍摄广告、影视作品,8岁凭借冯小刚电影《唐山大地震》中的小方登一角成为全国知名的童星。大部分童星都难逃“伤仲永”的悲剧,原因无非两点:一是“长残”了,二是“演残”了。张子枫能够避免凋落的命运,既有幸运的成分,也离不开她个人的努力。在从童星转型的“尴尬期”,张子枫也曾一度面临很多看衰的声音,有人觉得长大后的她相貌并不出色,出不了什么头。平心而论,张子枫的长相在演艺圈并不出众,但好在轮廓清晰,耐看、上镜。

  更重要的是,在她成长的这些年,她想当演员的梦想一直没有变,并且不断在用学识、经验、阅历等磨练演技。从张子枫这几年的作品看,她不仅以真诚敬业的态度对待每一个角色,而且善于思考,在塑造人物上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唐人街探案》里让人又爱又怕的天才少女思诺,是张子枫近几年第一个出圈角色,片尾思诺邪魅一笑,让多少观众惊出一身冷汗。《你好,之华》中,她传神演绎出少女的暗恋心理,让导演岩井俊二感慨,张子枫会成为下一个周迅。2020年,北京电影学院艺考成绩排名公布,张子枫以全国第三名的成绩考上了北电。有了专业院校的训练加持,她的表演有望更加精进。

  《我的姐姐》目前口碑和票房爆发,也离不开张子枫的用心演绎。姐姐这个角色的性格和经历,和张子枫的距离非常大。为此,她提前做了很多功课:剪去长发,增加年龄感;角色职业是护士,她起早贪黑去医院实习;没拍过感情戏的她认真揣摩人物状态,脑补女主角和男朋友是怎么相识相爱的、平时的相处模式是什么……她不断靠近角色、理解角色、想象角色,最终成功走进角色。

  张子枫形容自己拍摄这部电影的状态是:一开机就进入忘我境界,沉浸在角色里面。她还说:“我做不到不真诚拍每一条。”一个好演员的信念、认真和真诚,都在这句话里了。有成为好演员的追求并且努力去实现,再加上低调、谦逊的处事风格,让张子枫在观众的眼皮底下完成了从童星到新生代演员翘楚的华丽蜕变。本报记者 袁云儿

张子枫,童星,艺考,我的姐姐,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