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没消失,只是你没看到

它没消失,只是你没看到

慈母严父!侯佩岑与老公育儿遇分歧 儿子大哭

侯佩岑带着丈夫、孩子,还有妈妈林月云登真人秀《婆婆与妈妈》,一家人去练习击剑,未料夫妻教育分歧,让孩子忍不住当场大哭。

  偶然搜资料的时候,才发现《锵锵行天下》第二季开播已久。窦文涛和他的老朋友许子东、周轶君走出演播室,行走天下。第二季依然是文化旅途,类似纪录片,呈现这几个人的行走和思考的过程。镜头很美,他们一路上的聊天也非常有趣。

  最近播出的一期《锵锵行天下》,题目是《饮马黄河》。窦文涛与许子东、周轶君来到刘家峡水库,讨论我们的黄河情结。对很多观众来说,在他们还没有见过黄河的时候,便知道它是我们的母亲河。这一期《饮马黄河》就是将我们脑海中的概念黄河和现实中的地理黄河结合在一起,显然这二者会有区别,但是人类总是相信那些虚构的意义,在地理之外寻找另外一个精神归属。

  在之前的《废墟星球》这一期中,窦文涛他们行走到我们对地球探索之后的一些废墟,以及地球有史以来的一些自然废墟,之后天文学家邓李才博士的解读则向我们呈现了一种辽阔的宇宙观。邓李才坐在篝火边,谈科幻、谈科学,谈那些文艺的感动,以及遥远的现实。我们动辄谈几千年的历史,可只是回顾几十年,或者一百年,我们这个世界就发生了如此之多的变化。我们所生存的地球,在广袤的宇宙里不过是一颗普通的星球。即使是这次疫情,放到宇宙中去看,也不过是病毒对太阳系边缘一粒尘埃的无差别袭击。今天的我们总是谈论诗和远方,称其为一种感性的浪漫,可是如果我们能够做到理性地对待我们所生活的地球,那么我们也可以看到诗和远方。

  在另一期里,他们在西行的火车上谈论张爱玲,以及其背后的母女关系,或许会帮助我们正视那些不计付出或者希望有所回报的血缘之爱。许子东学问深厚,周轶君阅历广阔,窦文涛的控场恰到好处,几位老朋友就这样一路上看着风景,聊着天,走过一个又一个目的地。这大概是许多观众曾经想象过的理想旅行状态,他们没有做到的,窦文涛帮忙实现了。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正是《锵锵行天下》正在做的。

  某种意义上,窦文涛、许子东和周轶君他们其实也像一些选秀综艺里的偶像那样在造梦,但这个梦不是强调梦想和竞争,而是让我们在文化中寻找沉甸甸的自我,解读有重量的生活。可是,如果没有大规模的宣发活动,或者没有形成现象级的观看热潮,这样一档优质节目就很难走入观众的视野。如果不是这次偶然发现,竟然不知道它已经开播了。这就是今天互联网带给我们的一种局限性,它看似打开了一个无限的世界,实际上是对每个人的体验进行了限定。如果我们没有关注记录,就很难得到来自互联网的主动推送,那么在这个网络世界里我们可能就不知道它可能存在过。

  之前经常看《圆桌派》,后来也看《锵锵行天下》,大多是在午饭或者晚饭时间。后来家庭结构发生变化,生活里增添了很多内容,以至于吃饭时间再也不能打开客户端去看一段视频,于是这些内容就渐渐“消失”了,可实际上它们依然存在,只是没有被看到。生活给我们带来又一种局限性,我们关注它,它就存在,我们不关注它,它好像就不存在。这或许就是注意力的价值,只有被看到,一切才有意义。

  在豆瓣上,《锵锵行天下》第二季的小组里只有100多条讨论,不足一些综艺节目的百分之一。这意味着很多观众还没有看到这档节目,或者说对它并不感兴趣。这原本应该是一档在大众化平台播出的大众化、通俗意义上的文化节目,但却显得有些“小众”。

  这是一种遗憾,观众的遗憾。今天的互联网对我们生活的包裹愈加紧密,几乎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被困在互联网算法里的不只有外卖平台的骑手们,还有看似自由享受互联网服务的我们。

  我们是不是应该跳出互联网,或者说我们到底还能不能跳出互联网?

原标题:它没消失,只是你没看到

新闻,时政,娱乐,体育,社会,女性,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