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客串惹争议 “观众缘”是把“双刃剑”

照片客串惹争议 “观众缘”是把“双刃剑”

爱了爱了!!张小斐首次穿高定走红毯

日前,一则“张小斐首次穿高定走红毯”引发关注。据悉,张小斐又扬眉吐气了,首次穿高定礼服走红毯,气质都感觉不一样了。

  《日不落酒店》为影片的“含腾量”不足道歉,作为靠沈腾吸引“观众缘”的“泡腾片”,《日不落酒店》不是唯一。娱乐圈里有不少喜剧人,戏里戏外“观众缘”都出奇的好。喜剧人需合理利用“观众缘”,观众也需理智追星、理智观影。

  “泡腾片”《日不落酒店》为“含腾量”不足道歉

  娱乐圈里明星很多,有人靠炒作和营销可以占据一席之地,但是“观众缘”却是一门玄学,这是很多明星想努力也努力不出来的。要说圈里谁“观众缘”比较好,喜剧人在这方面可能占有一定的优势。

  当下最有“观众缘”的喜剧人,贾玲和沈腾算得上,他们都曾上过春晚舞台,还一起亮相《王牌对王牌》等综艺节目,也都进军了大银幕。当下,贾玲凭借自导自演的电影《你好,李焕英》红得发紫,目前影片票房已经突破53亿元,不仅引发了现象级的观影热潮和全民讨论,还即将全球上映。沈腾更是凭借出色的“观众缘”,成为很多电影争先邀请客串的对象,观众甚至发明了“泡腾片”“含腾量”这样的新名词,来精确判断电影和沈腾的真正联系——最近,“泡腾片”《日不落酒店》又因为在上映前的宣发物料中,将友情客串的沈腾重点突出。在影片上映后,观众发现沈腾本人仅仅以照片的形式出现,“含腾量”严重不足,引发了对电影的攻击。

  3月21日凌晨,电影《日不落酒店》的导演之一刘峻萌在微博上公开发布道歉信,随后又将其删除。据道歉信中所言,沈腾是基于与主创团队的感情前来客串,本来想以彩蛋的形式展现,但影片宣发方却一意孤行,使观众误认为沈腾是主演。该影片虽使用了开心麻花的演员,但并非开心麻花影业出品,也不能代表开心麻花的喜剧水准。

  在社交媒体愈加发达的今天,试图打观众信息差、带有欺骗性的宣发方式不仅不能取得应有的效果,反而适得其反。从更严重的角度来说,“欺诈式宣发”可能已经触及法律层面,严格来说《日不落酒店》电影出品方已经涉嫌不实宣传,可以按广告法规定进行处理。

  通过此次事件也可以看出,“观众缘”颇好的沈腾,对喜剧电影片方来说已经是一棵摇钱树。不明真相的观众看到一部新片上映,都习惯看看影片的主演,很多人被忽悠“冲着沈腾买的票”“看到沈腾的名字立刻选座”。《日不落酒店》并不是第一部“含腾量”不足的“泡腾片”了,近些年来,沈腾担任男主演的电影只有《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飞驰人生》《疯狂的外星人》等几部,他担任男配角的有《羞羞的铁拳》《心花路放》《你好,李焕英》等,在其他《王牌逗王牌》《妖铃铃》《龙虾刑警》《李茶的姑妈》《囧妈》《温暖的抱抱》等电影中都只能算客串。

  当年,观众最爱看的喜剧人都出自春晚

  提到最有“观众缘”的喜剧和喜剧人,就不得不提春晚。

  当年的春晚,可真是造星的工厂,更是全国人民最喜欢的喜剧生产机,也是春晚普及和发展了小品这一演出形式——小品最早只是演艺界考试学生艺术素质和基本功的一种面试项目,一般由录取单位老师现场出题,应试者当场表演。1983年,第一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严顺开表演的《阿Q的独白》首次将“小品”这一表演形式引入联欢节目,之后,这个形式迅速成为全国百姓最喜闻乐见的演出形式。不只是近些年的开心麻花、大碗娱乐等品牌的喜剧人,早年间,几乎所有的喜剧人都是凭借春晚这一舞台,成为观众“最爱看的人”。

  例如,最早凭借春晚上的小品大火的陈佩斯和朱时茂。自1984年开始,他们先后创作了《吃面条》《拍电影》《羊肉串》《胡椒面》《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王爷与邮差》等十余部小品,迅速成为当时最有“观众缘”的喜剧搭档。浓眉大眼的朱时茂和贼眉鼠眼的陈佩斯,一正一邪,一好一坏,一帅一滑,让他们的小品充满了对比和冲突。正是因此,陈佩斯才敢自信地在小品《主角与配角》中说出台词:“你管得了我,你还管得了观众的眼睛爱看谁吗?”

  另外,还有一位是在春晚上露脸最多的喜剧人,据统计,从1986年开始至2016年,他已连续30年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他就是冯巩。有时他需要一个人上两个、三个节目,有时他还要担任主持人的职务。2002年央视马年春晚,冯巩与郭冬临、陆鸣合作的语言类节目《台上台下》成为晚会的第一个高潮。从节目样式上,这个作品已经和传统的相声有很大的不同了,节目大胆引进了歌曲、弹唱的形式。据统计,那年的春晚收视率高达95.1%,晚会进行过程中,主持人周涛站在观众席中互动,当她问起“最喜欢谁的节目”,周围的观众纷纷说出“冯巩”,惹得周涛笑问“这里坐的都是冯巩的亲戚吗”。

  此外,还有“宇宙牌香烟誉满全球”的马季、“虎口脱险”的姜昆、“司马缸砸光”的赵丽蓉、“俺叫魏淑芬”的宋丹丹、“黑心老板”巩汉林、“实话实说”的小崔、“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的赵本山、“忽悠,接着忽悠”的范伟等……他们有时也会深陷舆论旋涡,有时也会创作出观众不够满意的作品,但他们毕竟是那个举国看春晚的年代中,每个年三十观众最期待见到的面孔,好像除夕夜不看看春晚上的喜剧节目和喜剧人,就好像年夜饭里没有饺子一样。他们创造了无数“魔性词典”和“经典台词”,成为了一代人的回忆。

  喜剧人合理利用“观众缘”观众也应理智追星

  好像没拍过喜剧电影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喜剧人,春晚成名的喜剧演员数不胜数,近些年,他们纷纷转战大银幕拍电影捞金。可惜的是,不同的艺术形式之间是有门槛的,大多数喜剧人拍的电影作品只是“闹剧”而非“喜剧”,电影作品不成功的同时也消耗了自己的“观众缘”。

  2009年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中,小沈阳凭借与赵本山、毕福剑、丫蛋搭档演出小品《不差钱》一举成名。之后,小沈阳开始疯狂接拍各类电影,对自身品牌造成了快速消耗。据他本人所说:“一年最多的时候拍9部,根本没法进入角色,我怨我自己当时那么多大导演找我,我没有提升自己。”2018年之后,小沈阳再没有参演过电影作品。

  德云社方面,郭德纲、岳云鹏等人的喜剧电影,几乎成了烂片的代名词。郭德纲自导自演的《祖宗十九代》“喜提”第10届金扫帚奖最令人失望导演奖。小岳岳的喜剧电影,在豆瓣网上最高评分也是及格分的水准,大部分都是4分多、5分多的闹剧。

  这提醒我们,喜剧人要合理利用“观众缘”,即便是如沈腾这样当下最受欢迎的喜剧人,也曾在采访中表示“没达到我标准的电影我不会拍,多少钱都没砸动我”。沈腾可能并非只为了圈钱,但随着其品牌的积累越来越大,过多的“友情客串”或许正在透支沈腾这个品牌。为了“人情”,“华人之光”成龙也能从票房神话变成票房毒药,为了“人情”过多客串,“沈腾”也会被“滥用”。

  另外,从观众方面来讲,也要理智对待喜剧人和喜剧作品,理智追星、理智观影——周星驰、葛优等中国老牌喜剧人生活中话非常少,甚至卓别林、罗温·艾金森、罗宾·威廉姆斯、金·凯瑞等国际喜剧家都是抑郁症患者。谐星杨迪曾在综艺节目上讲过,有一次他戴着帽子低调出门,在一家米线馆吃米线时,服务员认出他来并告诉了老板,结果老板走过来一把掀掉其帽子问道“你还戴个帽子啊杨迪”,令人感觉颇不礼貌。如今,杨迪、大张伟、李诞等越来越多的新一代成为当下综艺节目中出镜率最高的谐星,他们拼命给观众输送笑料的同时,观众也需要明了,搞笑是他们的职业而非他们本人。

原标题:照片客串惹争议 “观众缘”是把“双刃剑”

新闻,时政,娱乐,体育,社会,女性,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