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视率24%、《顶楼2》“撕出爆款”:“狗血”爽剧的上头秘诀收视率,顶楼2,金顺玉,吴允熙,沈秀莲,顶楼

收视率24%、《顶楼2》“撕出爆款”:“狗血”爽剧的上头秘诀

江宏杰回应福原爱妈妈返日:无奈不舍但必须分开

江宏杰与福原爱曝婚变多日,福原爱的妈妈福原千代独留台湾79天后,今天在江家人的陪伴下,自松山机场搭机返日,福原千代在机场不时紧抱外孙子女,离情依依,而江宏杰稍早也于IG限动吐露不舍。

  作者:Mia

  转载来源:一点剧读(ID:yidianjd)

  全员疯子恶人,全员马景涛附身外加桌面清理大师,平均每5分钟一次震碎耳膜的咆哮,每10分钟一次毁天灭地的互砸家具。狂洒狗血,没有逻辑,三观极歪,然而就是让你欲罢不能。看到以上描述,你或许猜出了它的名字,没错,《顶楼》。

  “一边骂编剧一边忍不住追”的韩国神剧《顶楼》第一季大结局刷新了自己创下的纪录,平均收视率28.8%,最高收视率高达31.1%,相比起首播6%左右的数据,差不多暴涨5倍,居2014年至今三大台迷你剧最高收视的第二位,仅次于《太阳的后裔》,高于《来自星星的你》。第二季于2月19日回归了,再次创造收视神话,尼尔森韩国数据显示首播收视率破20%,到第4集飙至24%,大结局或将创造新纪录。在微博上同样如此,#顶楼#话题有52.3亿阅读量,收获了N个热搜。

  该剧首播后,播出电视台SBS收到了观众的数百个投诉,表示情节夸张露骨,不适宜在黄金档全家观看。10月29日,SBS上调其等级为“19岁以下禁止观看”。第一季豆瓣评分为6.5分,第二季豆瓣评分上升到了7.9分。该剧横扫SBS演技大赏拿下了6个大奖。近日据韩媒报道,这部“19禁”韩剧的编剧金顺玉已经完成了本季最后一集(第13集)的剧本,开始创作第三季。《顶楼》带来的爆款启示录是,重情感宣泄而轻逻辑思考的爽剧永远是最让观众上头的类型,在内容行业转向C端买方市场后,尤其需要更精准地明确观众需求,以及分众化创作尝试。

  狗血即是正义

  有一类重口味食物,难登大雅之堂,没什么营养、不利于身心健康,但在大快朵颐之际却能享受到一种来自本能的快感,比如肥肠。《顶楼1&2》便是这样的一部剧。你很难说这是一部有任何艺术追求的作品,自己能够从中获得对人性更深刻的认知,对生命的共情与热爱——编剧志不在此,但是,却能够在刺激阈值不断抬高的当下,让观众在下饭时、睡前短暂地离开现实生活,获得肾上腺素的刺激,并且抓心挠肺地期待下一个反转。承认吧,狗血剧自有其快感和魔力存在。

  对该剧编剧金顺玉略知一二者,或许能够猜测到《顶楼》的走向。这位既是爆款制造机,同时也是夸张狗血爱好者,著名作品有《妻子的诱惑》(被翻拍成了国内神剧《回家的诱惑》),《天使的诱惑》《皇后的品格》等。《顶楼》堪称《妻子的诱惑》+《皇后的品格》+《小时代》+《绯闻女孩》+低配版《天空之城》,人设和故事框架借鉴了之前的口碑之作《天空之城》,然而《顶楼2》热度远远高于前者。前者聚焦于“教育”,而后者在其中加入了伦理、惊悚、罪案、校园等多种元素,17个主要人物每个都衍生出无数支线,反转再反转,逻辑不重要。

  该剧讲述了一群生活在100层高的豪宅大楼“赫拉宫殿”的上流社会人士,彼此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每个情节都是八卦头版式的劲爆。就主线来说,女主千瑞珍作为反派一号担当,是一名蛇蝎美人女高音歌唱家、掌控着剧中二代们人人想上的青雅艺高,当年割破了自己有天赋同学吴允熙的喉咙,当前和剧中另一女主沈秀莲的老公周丹泰社长出轨。而她自己的老公是一名性格“窝囊废”的医生,初恋正是吴允熙。

  另一女主,韩国TOP30财阀之女——秀莲作为剧中唯一的正派人物,发现自己恩爱的钢琴家前夫是被现任丈夫枪杀而死,目睹自己被调包的亲生女儿小闵从顶楼被人推落,自此变身成复仇女神开始调查真相,选中吴允熙作为助手,帮她一步步实现阶级跨越进入赫拉宫殿,却惨遭好姐妹背叛。当中还有无数副线:富二代们在学校里拉帮结派,校园霸凌吴允熙的女儿露娜;周丹泰社长家的保姆爱着他,并打算“得不到就毁了你”;男人们之间的商战;千瑞珍亲爹——青雅财团老板的死;吴允熙不顾姐妹情谊,和秀莲老公周社长也勾搭在了一起;暴发户配角姜玛丽一家的倒戈;罗根李和妹妹的过往……

  本剧情节复杂到难以概括。在第二季中,千老师的废柴前夫坐着直升机开挂归来,与初恋吴允熙结婚,吴的女儿从楼梯上摔下来生死不明,千老师与周社长结婚。这就是一场ABCDEF多个人物组合排列的游戏。人物扁平化符号化,彼此之间的区分也不明显,情节推动主要靠偷听、意外以及大吵厮打,智商随时下线,让人血压飙升。

  这部剧的逻辑Bug、人设前后不一数不胜数。周社长为人狠辣,却对秀莲一往情深——他何以会轻易出轨,且两人偷情总是明目张胆,频频被发现?上流社会居住的顶级豪宅毫无防护和监控,外人说进就进,以至于破案如此困难,没有经验的富豪们毁灭现场证据如此容易?不断的反转和狗血掩盖了剧情逻辑问题,且没有留给观众任何思考时间。

  狗血为什么会成为正义?这部从片名到情节都在强调“阶级壁垒”的剧,过度高能反转且毫无逻辑,几乎成为一部“魔幻剧”,许多观众均表示“感觉在看《欢乐喜剧人》,不是我就是编剧有一个要疯”“一边打一星一边一集不落地追”,人类的本性便是沉迷重口味猎奇,感官上的强刺激盖过一切。

  让人上头的爽剧:精准击中观众需求

  从第一季的6.5分到第二季的7.9分,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让《顶楼》口碑翻盘?

  大多数同类剧集后几季评分高于第一季,是由于经过第一季“洗粉”,非目标受众已经离开,留下继续追剧的都是目标受众;第一季剧中埋下的伏笔线索在第二季逐渐“解扣”;唯一的白月光秀莲在第一季大结局,被自己老公杀死,令众多剧粉直呼“气死”,但是在第二季第六集末尾,已经死去的秀莲赫然现身——是双胞胎还是未死还是整容,反正这剧出什么幺蛾子都不会让人惊讶。随着第二季展开,剧情逐渐走向正义方复仇爽剧方向,深度共情的观众对于好人方绝地反击的迫切愿望,也使得追剧欲望和口碑评价水涨船高。

  事实上,纵观金顺玉的多部作品,从《妻子的诱惑》中原配整容复仇,到《皇后的品格》中惨遭迫害的小演员重生复仇,均为先设置一群坏到彻底的反派,令观众几欲杀之而后快,随后用正义方的复仇情节实现这一点,符合观众情绪释放需求的“复仇”始终是主线以及收视灵药。《顶楼》的富豪阶层题材更充满了神秘感和话题性,在播出过程中,该剧的女性受众及中年受众群体不断扩大。

  金顺玉也十分明确自身定位,她自己在采访中曾经解释过狗血原因:“我觉得伟大,优秀作品的编剧另有其人……并不想传递什么了不起的价值。我所希望的只是那些觉得今天实在过不下去了的没有希望的人们,想给他们一些生活的希望,如果期待我的电视剧对他们来说能成为一种乐趣,这就是最大的意义。实际上《顶楼》开播之后,‘周一病’也消失了,很多人都在期待着周一的到来。”

  不断的死人,陷害,互撕,让《顶楼》悬念丛生,高潮迭起,不关注真实性而是把戏剧性做到了极致,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好奇心。在压力增大,注意力稀缺,娱乐刺激阈值不断抬高的当下,无需动脑的话题剧即是正义,加之疫情让全球观众困守家中,生活平淡乏味,更加向往刺激,这类狗血强反转剧吃到一波红利也是意料之中。

  在罗伯特·麦基的《故事》一书中,批判了这类“保证商业成功”的坏剧本:结构性过强、复杂化过度、人物设置过多的感官刺激,全然割断了与生活的任何联系。作者把动作误以为娱乐,希望撇开故事不谈,只要堆砌了足够的高速动作和令人目眩的视觉效果,观众便会兴奋不已。这既是《顶楼》系列、《小时代》系列在艺术价值层面的通病,同时也是它们在商业价值层面成功的原因。

  上述槽点之外,剧集爽点也很明确。人物抓马行为制造了不少喜剧感,其制作经费主要花在了服装和浮夸场面上,放大了韩剧一贯的优点,即注重细节的营造,剧中的富人们动辄开派对放烟花,穿着华丽的高定礼服,日常是游艇下午茶,秀莲随手送出的礼物就是钢琴、宝格丽珠宝和包,满足了观众对上流社会的想象和窥探欲,社交媒体上对剧中人物造型热议不断,甚至反派千老师和吴社长的婚纱照等均登上热搜,反过来推动了剧集热度。

  有一条高赞豆瓣短评是“希望国产剧编剧按这个套路给我编”。《顶楼1&2》对于国剧带来的启示并非只是“越狗血越好”,而是在内容供给越来越过剩的当下,究竟怎样的创作才能称得上是精准唤起观众情绪,折射目标圈层受众心理需求?

收视率,顶楼2,金顺玉,吴允熙,沈秀莲,顶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