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轮到他们“红”了

终于轮到他们“红”了

除了贾浅浅,其他“文二代”都在干啥

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谚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这句话意思是,一个人的成长受家庭的影响特别大。如果他的父母优秀的话,那么他们的子女,优秀的可能性就特别大。

□新时报记者 江丹

综艺节目《戏剧新生活》播出3期,豆瓣评分9.3。节目导演是屡创综艺神话的严敏,他之前的作品《极限挑战》是很多观众心目中的经典综艺,《说唱新世代》则真正从社会生活的角度探讨“说唱”文化的本质。毫无疑问,《戏剧新生活》也必将是另一个新的综艺神话。

表演类综艺不在少数,比如《演员请就位》《我就是演员》,观察类综艺更是多之又多,但是几乎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戏剧新生活》。节目里,一批戏剧人在乌镇集合,自力更生。戏剧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目前已经播出的这三期里,他们自己排戏、演戏、售票,不仅要谋生,还要积攒创作基金。

对一档综艺节目来说,矛盾就是看点,但是《戏剧新生活》的矛盾不是哪位嘉宾跟哪位嘉宾起冲突,这些戏剧人不是明星,他们无意于镜头的多少,更不知道该如何营造综艺感,戏剧人的生活里只有戏剧,一切朝着戏剧前进。他们纵然有观点不一致的地方,比如最近一期里,吴昊宸想要卖道具服装换取生活费,但是赵晓苏阻止了,他们没有吵架,也没有赌气,就是心平气和地讲为什么想卖,为什么不能卖,最后在“戏剧人就应该干戏剧人的事”这一点上达成共识,开开心心跟节目组要了两箱水抬着回宿舍了。

这档综艺节目最大的矛盾来自于戏剧的生存本身。节目要探讨的是艺术与经济、戏剧与现实之间的矛盾,想要讲述的是戏剧该不该走入大众的生活,而大众又为什么依然与戏剧保持着距离。刘晓邑和丁一滕在街头即兴演出挣钱,一家一家地拜访那些商店寻找赞助,这说明他们并不是远离生活,可为什么他们的戏剧鲜少出圈?吴昊宸在街头奔走售票,票价一度让观众自定,为什么还是有人不愿意走进剧场?这些都在让镜头里的戏剧人和镜头外的我们思考,戏剧依然小众,不是戏剧阳春白雪远离生活,也不是票价过高超出经济承受能力,小众的戏剧与大众的生活之间,还有另外的鸿沟距离。

欣喜的是,《戏剧新生活》播出之后,社交网络上关于戏剧的讨论越来越多。还有一些专业戏剧人在知乎上答题,帮助观众解读节目中表演的戏剧作品,介绍近年来的戏剧行业境况。或许很多人的戏剧启蒙就是在这档综艺节目里出现过的《养鸡场的故事》《鸡兔同笼》《出山》《邂逅·似水》等。

节目邀请的这些嘉宾,几乎都是戏剧圈里的名人,可对于大众而言,他们的名字还都非常陌生。除了吴昊宸和修睿,他们曾借助影视作品和喜剧小品而为人所知。其实,其中有些戏剧人也曾在其他综艺或影视作品中出现过,比如吴彼就曾是另一档综艺《周六夜现场》的卡司,他跟另外几个年轻人贡献了喜剧效果绝佳的小品剧,赵晓苏也在一些影视剧中出演过角色,可这些都没有让他们“走红”。

希望《戏剧新生活》可以,让戏剧和戏剧人都“红”起来。我们应该在我们的生活里欣赏到一些好东西。

原标题:终于轮到他们“红”了

新闻,时政,娱乐,体育,社会,女性,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