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软革命”手段 拜登政府仍想颠覆古巴政权

使用“软革命”手段 拜登政府仍想颠覆古巴政权

俄航天部门:2028年前结束国际空间站运营 将自建航天站

俄航天部门:2028年前结束国际空间站运营 将自建航天站

美国政府7月30日宣布制裁古巴内政部下属国家革命警察局及两名官员。几天前,古巴革命武装力量部部长阿尔瓦罗·洛佩斯·米耶拉和内政部下属部队被美国制裁。

古巴部分地区7月11日爆发反政府示威活动。古巴政府近期公布证据,揭批美国政府资助反古势力在古巴煽动骚乱,并指出美国长期封锁是造成古巴当前经济困境的根源。

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起义军推翻亲美独裁政权并建立革命政府后,美国政府开始对古巴采取敌视政策。60多年来,美国对古巴采取经济制裁和政治打压等手段,干涉古巴内政,企图颠覆古巴政权

在古巴蔗糖收获季节开始后,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向集会的群众发表讲话(1970年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从部分制裁到全面封锁

古巴革命胜利前,美国政府和企业主导古巴政治经济命脉。古巴革命胜利后,美国为推翻古巴新生革命政权,首先企图切断古巴经济来源。

“大多数古巴人支持卡斯特罗……削弱(古巴)国内对他支持的唯一可预见办法是通过制造经济困境和物质困难,引起失望和不满情绪……切断对古巴的资本和商品供应,从而减少其财政资源和实际工资,引发饥饿和绝望情绪,并推翻政府。”美国国务院1960年4月发布的一份秘密文件如是说。

美国先开始实施部分制裁措施,包括停止从古巴进口蔗糖,中断向古巴供应石油、出售武器等。

1961年1月,美国宣布与古巴断绝外交关系,美国政府随后通过《对外援助法》切断对古巴政府的援助。次年,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签署总统令,美国开始对古巴实行全面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包括禁止从古巴或通过古巴进口产品,禁止美国产品出口古巴,禁止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等。

4月25日,人们骑摩托车在古巴中部城市圣克拉拉参加游行。古巴多地4月25日举行游行活动,几千名参与民众要求美国解除对古巴近60年封锁。新华社发(华金·埃尔南德斯摄)

90年代初,随着苏联解体,古巴失去主要援助来源国和贸易市场,国内经济陷入巨大困境。美国借机施展长臂管辖手段,1992年出台的“托里切利法”和1996年出台的“赫尔姆斯-伯顿法”是美国强化对古制裁的重要标志。

这两部法案的突出特点为域外效力,包括禁止美国企业在海外子公司与古巴通商、规定在古巴港口停泊过的外国船只180天内不得进入美国港口、禁止同古巴发生经济贸易往来的外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阻挠国际金融机构向古巴提供贷款等

除了经济制裁,美国还在政治和外交上孤立古巴,例如中止古巴的美洲国家组织成员资格等,企图将古巴排除在地区事务之外。

此外,古巴政府表示,美国还多次对古巴展开恐怖主义行动。古巴政府2021年5月表示,古巴曾遭受713次恐怖主义行动,其中大部分由美国政府组织、资助和执行,3478名古巴人因此丧生

为了颠覆古巴政权,美国政府还资助反古势力。据古巴媒体日前统计,过去20年,美国政府为颠覆古巴政权累计拨款近2.5亿美元,相关计划主要由美国国际开发署、国家民主基金会等机构执行

关系缓和遏制不变

古巴革命胜利以来,历任美国总统只是调整对古制裁的尺度,主要在古巴与他国贸易往来、古巴裔美国人探亲和向古侨汇等方面略微放宽或收紧,但整体上对古巴保持遏制打压政策。

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入主白宫后先后放宽古巴裔美国人探亲、侨汇限制,并扩大与古巴的旅游、贸易交流。2014年底,古美宣布开启关系正常化进程, 2015年,两国恢复外交关系。半个多世纪来,第一艘从美国启航的邮轮驶往古巴,第一批古巴生产的木炭出口美国……然而,奥巴马政府未能全面解除对古封锁。

2016年5月2日,在古巴哈瓦那港,人们观看抵达的美国商业邮轮“阿多尼亚”号。这是50多年来首艘商业邮轮从美国启航抵达古巴。新华社/法新

古美关系缓和好景不长。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再次挥舞“大棒”,先在经贸和旅游等方面收紧对古政策,后以美驻古外交人员遭到“声波攻击”为借口驱逐古驻美外交官并撤回六成美驻古外交人员。

从2019年起,特朗普政府采取“极限施压”政策,不断加码对古制裁,包括逐步收紧赴古巴旅游政策、不断扩大针对古巴实体的制裁名单、允许实施此前由历任美国总统动用总统权力冻结的“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阻止古巴进口石油等。特朗普政府甚至在其任期结束前将古巴重新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

据古巴政府统计,仅在特朗普执政4年内,美国政府对古采取的单方面制裁措施超过240项,其中超过50项在新冠疫情肆虐背景下开始实施,给古巴民众生活带来严重冲击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对古封锁呈步步紧逼、精准打击的特点,企图切断古巴旅游业、侨汇、医疗服务等主要外汇来源,从而扼杀古巴经济,引发社会动荡。

据古巴政府最新统计,仅在2019年4月至2020年12月间,美国对古巴封锁造成古巴91.57亿美元的损失。自1962年以来,美国对古巴封锁已导致古巴累计损失1478.53亿美元

5月29日,车辆驶过古巴首都哈瓦那街头。新华社发(华金·埃尔南德斯摄)

拜登政府的真实目的

拜登在竞选总统期间曾称特朗普政府对古政策“伤害古巴人民”,表示将改变对古政策。但拜登入主白宫半年来,多次表示对古政策不是优先要务,迄今未取消特朗普政府对古采取的任何一项制裁措施。

古巴爆发反政府游行活动后,美国政府以所谓《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为依据,先后宣布制裁古巴革命武装力量部和内政部的三名官员和两个实体。拜登30日表示,除非古巴发生“剧烈变化“,否则将继续向古方施加制裁。

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30日谴责美国对古新制裁是信息误导和对古侵犯,目的是为美国向古巴实施非人道的封锁开脱。

7月17日,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在哈瓦那举行的爱国集会上发表讲话。新华社发(华金·埃尔南德斯摄)

中国社会科学院古巴研究中心秘书长韩晗表示,拜登政府虽未在外交表述上延续对古敌对态度,但也未松动特朗普政府对古单边措施。一方面,拜登政府重点关注国内政治势力博弈,鉴于明年将迎来中期选举,民主党需考量其在大选中曾丢掉选票的佛罗里达州的政治诉求;另一方面,所谓古巴民主与人权问题始终是美古矛盾的焦点。结合内外因素,拜登政府短期内恐难进一步明确对古具体政策,美古关系难有较大转变

纵观近些年的美古关系,美国政府彻底改变对古巴政策的可能性很小。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拜登政府可能将对古巴更多使用“软政变”和“颜色革命”手段,支持古巴国内持不同政见的个人和组织,以达到颠覆古巴革命政权的目的

古巴 美国政府 美国 特朗普 古巴革命 新华社 政府 古巴政府 美国总统 恐怖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