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韬志略|美提出“一体化威慑”新战略,谋求大国竞争新优势

兵韬志略|美提出“一体化威慑”新战略,谋求大国竞争新优势

印媒:中印将很快举行第12轮军长级会谈,以敲定下一阶段协议

印媒:中印将很快举行第12轮军长级会谈,以敲定下一阶段协议

热点新闻:据外媒报道,近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在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举办的全球新兴技术峰会上发表演讲上,公开提出 “一体化威慑”概念,宣称要把“技术、作战理念和各种能力恰当地加以结合起来”,通过对创新和新技术进行大规模的投资,从而保持技术优势并加强与欧洲及太平洋地区盟友的合作。

点评:威慑战略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指导理论。进入信息化时代后,多域威慑力量共存发展、互补融合的一体化特性日益明显。虽然以核威慑为主的传统威慑力量仍在继续发挥作用,但太空威慑、信息威慑、网络威慑等发挥的作用日益突出。

为了在新的国际安全和技术发展背景下应对新的安全威胁,美国开始积极探索更为有效的威慑战略。此次美国提出“一体化威慑”概念,就是着眼于人工智能、电磁频谱、无人系统等高新技术领域,建立一支新的分散但高度联网的军事力量,并通过不断推动技术更新,维护其在军事领域的优势地位,让对手了解自己具有优势实力和并相信使用实力的决心,迫使对手就范,从而实现更佳的威慑效果。

目前,美日韩加正在西太联合演习,借助盟国力量也是美军加强威慑的手段之一。

不断创新威慑战略理念

威慑战略作为一种系统性的战略理论和军事政策,首先是在美国出现和发展起来的。冷战初期,由于美国独家掌握核武器,因此推出了针对苏联的以核威慑为主要内容的遏制战略,其目的在于防止或威慑苏联对美国及其盟国发动核攻击或常规进攻。此后,美国政府先后提出过大规模报复战略、现实威慑战略、确保摧毁核战略、有限核选择战略、抵消战略等多种威慑战略,成为美国冷战期间防务政策和军事战略的基石。冷战结束以后,国际安全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美国对其威慑战略也进行了大幅度调整,在保留“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的同时,大幅度降低核威慑的强度,但同时增加了核威慑的对象,包括有核国家以及有可能在战争中对美军使用生物、化学武器的国家,不断构筑攻防兼备的战略威慑力量体系。

在此次提出“一体化威慑”概念之前,美军实际上已经提出过一种“全谱优势”的思想,并将其作为基本的作战指导思想之一。所谓“全谱优势”,是指在所有军事行动中美军都能单独或与盟国部队及“跨机构伙伴”协同行动,击败任何对手并控制局势,保持对对手的战略威慑态势,并以此提出了联合作战的4项基本原则:制敌机动、精确打击、全维防护和聚焦式后勤。2021年5月,美国防部长奥斯汀又签署了一份名为“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JADC2)的战略,将原本分散在陆海空天各军兵种和海军陆战队的监视、侦察数据整合至一个统一的网络,帮助美军保持可以在综合训练、协作和战争中实现实时共享信息的能力,从而有效应对全球作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不确定状态的低强度冲突等挑战。

此次美国提出“一体化威慑”概念,实际上也是对上述“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思想的进一步提炼与深化,其核心要素是将较分散的多域战部队与盟友力量进行联网,建立一支新的分散但高度联网的部队,并在一定程度上采取集体行动,大大增加整体打击力量的规模和速度,以适应现代或未来战争环境的要求,因此是一个高度创新的威慑理念与思想。

美国海军举行联合演习。

谋求更高技术领先优势

美国认为,军事技术优势是自冷战结束后美国战略力量得以保持主导地位并实现威慑效果的一个重要途径,但目前这一优势地位正在逐步削弱。为此美国于2014年推出了“第三次抵消”战略,希望通过在一些高科技领域实现突破,如人工智能、无人系统和固体激光器等,以夺取和保持太空、信息优势为手段,占据技术领先高地,从而继续保持自身的全球军事地位。

与“第三次抵消”战略相配合的是,兰德公司近期发布一份研究报告,将核战争和网电战分别列为主宰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的“战略战”,提出在当今网络战与电子战已无明显界限的情况下,网电威慑与核威慑已经成为“比肩齐驱”的两大威慑力量。而相比于核威慑而言,网电威慑还具有自身独有的特点优势,如更广的作用范围,作为所有部队在多作战域共享的机动领域,不仅可在军事层面进行威慑,而且还可以进入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进行全面威慑;同时防范也更加困难,计算机病毒等网电攻击武器既可提前植入,又可通过无线网络悄然渗透,且很难定位攻击源,迫使处于技术劣势的对方因惧怕后果而不敢贸然采取行动或有所收敛,从而使得威慑手段更加灵活,效果更为突出。

美国将加强人工智能、网络信息、高速数据处理等关键技术的研发与利用,实现更高层次的优势领先与战略威慑。此次美国提出“一体化威慑”战略,实际上也是对实现在网电等技术领域取得优势的再次强调。美国防长奥斯汀明确表示,“一体化威慑”战略意味着实现“为了未来在所有潜在冲突领域投资于尖端技术的能力”,“未来10年的技术创新将比过去50年还要多”,美军要大力推动加强与军工企业和科研机构的合作,推动新兴技术的军事应用。此外,奥斯汀还专门强调了要充分发挥人工智能的作用,加快人工智能的军事利用态势,提出未来5年美国将投入约15亿美元用于相关领先技术的研发,以此来促进“美军的效率和快速反应能力在不久的将来实现飞跃”。这些都表明未来美军的发展方向将不再依靠单纯的军力数量或规模来对潜在对手取得优势,而是会更多地通过人工智能、网络信息、高速数据处理等关键技术的研发与利用,实现更高层次的优势领先与战略威慑。

重点应对大国对手竞争

近年来,美国不断强调来自大国对手的安全威胁,其军事战略重点也从之前的反恐战争转向应对大国竞争。美国认为,俄罗斯等大国对手一直在积极研究美军的作战与训练方式,解析美军的整合跨域能力,企图寻求找出美军的弱点,颠覆美国的优势地位。此外,技术追赶也是大国竞争的又一重要领域。美国认为,当其集中精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作战之际,俄罗斯等大国则在向先进的导弹卫星、侦察网络、情报感知等新兴领域大量投资,通过发展“反接触和区域拒止”和不对称能力,在技术、战略和战术层次使美国的整个威慑战略失效。

电子战也是美军的优势之一,图为正在起降的EA-18G舰载电子战飞机。为此,美军认为,必须要进一步力求摆脱反恐战争模式,将所有资源力量向大国竞争转移。而在这场激烈的大国竞争中,其现有的威慑理念、平台和能力都已经不能有效地满足需求,而且可能还面临的预算限制,其在包括核武库现代化、先进武器采购项目和军事高新技术研发等一系列领域都难以获得充分发展,这些都将影响它未来同大国对手竞争的能力。因此,美军开始积极提出各种应对大国竞争的新设想与新思路。

2020年3月,美军印太司令部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名为《重新获得优势》的报告,建议未来6年在印太地区实施“太平洋威慑倡议”,总投资大约200亿美元,专注于提高太平洋地区联合部队的杀伤力,经费重点用于发展远程精确打击能力、防空反导能力以及支撑这二者的战场战区态势感知能力,打造一支具有精确打击网络、生存能力强的联合作战部队。

美军计划强化关岛的反导能力,图为可机动部署的“萨德”反导系统。此外,加强与盟友的协作也是此次美军“一体化威慑”新战略的重要内容。该战略强调要加强与盟友的优势结合,实施协调一致的多国军事行动,并且特别提到如果未来美国与竞争大国在各领域都处于势均力敌态势的话,那么与盟友协作快速收集、共享和处理情报并将其用于实战将成为制胜对手的关键。

而在此之前,美军为了实现“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已经计划将通过采集盟国部队掌握的数据来提高情报的准确性。此外,美军提出“一体化威慑”也是为了加强和巩固盟友关系的一种有效思路。目前,拜登政府正在实施以“民主价值观”为基础的盟友关系,如果美国在大国竞争中无法展现超强的军事威慑能力,就会让相关国家感到焦虑,从而影响美国在盟友体系中的信誉。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国提出“一体化威慑”战略最终还是希望通过拉拢和借助盟友力量,提升与大国竞争的整体实力,从而充分实现对来自大国对手安全威胁的有效威慑。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美军 战略 大国 盟友 美国 军事 人工智能 对手 部队 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