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儿童悲愤呐喊:“我想上学,我讨厌战争!”

阿富汗儿童悲愤呐喊:“我想上学,我讨厌战争!”

菲律宾购买6架武装直升机,单价仅阿帕奇五分之一,省钱却不省心

菲律宾购买6架武装直升机,单价仅阿帕奇五分之一,省钱却不省心,

新华社喀布尔6月1日电(记者史先涛)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郊区一大片裸露的黄土地上,密密麻麻扎着数百顶帐篷,8岁的帕萨莱就住在这里。帕萨莱原本住在拉赫曼省,十几天前,一枚迫击炮弹击中了他的家,夺走一名亲人的生命。为了活命,父亲带着全家逃离已成为交战区的家乡来到喀布尔。

帕萨莱和家人所在的营地住了约800户人家,一顶帐篷就是一个家庭,一家人挤在里面,没有厨房、没有厕所。他们被称为“国内流离失所者”,基本靠政府和慈善组织捐助度日。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在阿富汗,战乱导致的“国内流离失所者”有300万之多,其中约一半是儿童。

5月31日拍摄的居住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处“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的儿童。拉赫马图拉·阿里扎达摄

儿童节就要到了,被问及最大愿望,帕萨莱对记者说:“我最想上学,因为打仗,我没办法上学,我讨厌战争。”

9岁的拉赫马图拉是帕萨莱的朋友兼同乡,他也是跟随家人逃难来喀布尔的。“我们在这儿没有学校可去,我想回家上学。”拉赫马图拉说。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统计数据,由于战乱和贫穷,约370万阿富汗儿童失学,约占适龄入学儿童总数的一半。

帕萨莱和拉赫马图拉平时还要捡废品换钱贴补家用。据当地媒体报道,约300万阿富汗儿童不得不赚钱养家,他们赚钱的方式多种多样:卖水果和小商品、送水、擦鞋、帮佣,甚至乞讨……

2019年6月12日,童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座砖厂里工作。新华社发(拉赫马特·阿里扎达摄)

即便很多儿童已拼尽全力讨生活,却依然无法改变贫困现状,更无力改变自身命运。据国际慈善机构救助儿童会统计,阿富汗有730万儿童面临食物短缺问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在阿富汗5岁以下儿童中,约130万人严重营养不良。

美国和北约军队5月1日起正式撤离阿富汗,计划于9月11日前全部撤出。

近期,阿富汗国内袭击事件不断,安全形势趋于恶化。

5月8日,法蒂玛和玛丽亚姆两姐妹遭遇噩梦。恐怖分子趁学生放学时在校门口实施炸弹袭击,200多人死伤。回忆起遭袭,法蒂玛泪眼婆娑:“大家刚走出校门,炸弹就爆炸了,有些同学被炸飞了。我被炸得不省人事。”

2019年7月7日,在阿富汗加兹尼市,受伤儿童被送往医院。加兹尼市当天发生一起汽车炸弹袭击事件。新华社发(鲁胡拉摄)

玛丽亚姆对记者说:“我的眼睛在袭击中受伤了,至今没有完全恢复。阿富汗儿童应该像世界其他国家儿童一样享受应有的权利。”

儿童是阿富汗战乱中最弱小、最容易受伤害的群体,几乎每天都有儿童或死于战乱、恐袭,或看到自己的亲人丧生。

据“对武装暴力采取行动”组织统计,2016年到2020年,约1600名阿富汗儿童在北约联军主导的空袭中死伤,占在空袭行动中死伤平民的40%。而据救助儿童会统计,2005年到2019年,至少2.6万名阿富汗儿童在战乱和袭击中死伤。

2019年6月20日,在阿富汗喀布尔一处难民营内,几名儿童面对镜头露出笑容。新华社发(拉赫马特·阿里扎达摄)

正如阿富汗题材小说《群山回唱》中所写,在阿富汗这片土地上,“每平方英里都有一千个悲剧”。

如果战乱不息,将会有更多阿富汗儿童生于战火、食不果腹、失学做工,甚至死于非命。唯有息兵止戈,才能终结悲剧,阿富汗儿童才能“像世界其他国家儿童一样享受应有的权利”。(剪辑:马则刚;编辑:刘冬杰、商婧、徐晓蕾、鲁豫)

新华社国际部制作

新华社国际传播融合平台出品

阿富汗 儿童 喀布尔 帕萨莱 战乱 新华社 北约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袭击事件 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