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2+2”对华强硬 挥舞“拳头”但难掩分歧

美日“2+2”对华强硬 挥舞“拳头”但难掩分歧

杨承军:美国提出四条红线 中国回击精彩有力

杨承军:美国提出四条红线 中国回击精彩有力,

热点新闻:3月16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在东京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及防卫大臣岸信夫举行了美国拜登政府与日本菅义伟内阁上台后的首次“2+2”会谈。双方就亚太地区形势交换了意见,并在会谈结束后发表联合声明。外媒普遍认为,此次会谈是美国为3月18日在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所做的一次重要铺垫。

点评:美日“2+2”会谈作为美国和日本外长与防长讨论安全保障问题的双边会谈机制,是拜登政府加强亚太重点战略方向、展现加强同盟关系姿态的重要途径。在军事层面,在会谈举行的前一天,美日两国在东海举行了联合防空战斗训练,同时6架美军F-22战机从夏威夷飞抵山口县岩国基地,将在当地进行数周的训练,验证一种快速部署、快速回撤的作战新样式,而日本自卫队则利用了冲绳的美军嘉手纳基地进行了防空反导演练,验证“爱国者”-3反导系统和防空雷达的性能,威慑色彩明显。会谈后,美日再次对中国《海警法》无端指责,并决定在钓鱼岛周边海域进行联合演习。

在美日“2+2”会谈之前,美军再次向日本部署F-22战斗机,展示军事肌肉。

军事动作配合会谈,深化美日同盟关系

此次美日会谈内容涉及中国诸多议题,也使得该次会谈成为历届美日会晤中对华态度最强硬的一次,充分显示了美国意图通过对华强硬缓解其国内压力,重塑美国联盟体系,以及拉拢其他国家向中方施压增加对华战略要价筹码等企图,对未来地区安全形势产生了诸多不良的影响。

重视联盟和重启“价值观”外交是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对外战略转变的重要特点。众所周知,特朗普政府期间奉行的是“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路线,例如要求盟友分摊更多的军费开支,承担更多的防务责任等,与盟友裂痕逐渐加深加大,使得后者对美国作为盟友的可靠性产生担忧,在客观上削弱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因此,拜登政府上台后,将修复在特朗普时期被疏远的盟友关系作为当务之急,积极寻求建立在共同价值观基础上的盟友关系,“价值观”外交正在不断回归。

近期,美日海上演习也比较频繁,图为美日法近期在日本附近海域举行联合演习。

为了体现对日外交及对美日安保同盟的重视,此次“2+2”会谈拜登政府派出了内阁成员去日本会谈,而非让日本官员来到华盛顿。同时,美国对这次会谈报道也格外高调。在会谈开始前,美国国务院就公开发表了题为“重申牢不可破的美日同盟”的文件,声称两国关系的牢固基础是因为两国具有共同的价值观,并且正在共同解决包括朝鲜核武器计划、地区海上安全等核心安全问题,并强调致力保卫日本,宣称“美国对日本防卫的承诺是绝对的”。国务卿布林肯则在联合记者会上大打“情怀牌”,称日美同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日美同盟今后将是维护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应对所谓“威胁”的基石,并表示双方还将在网络、太空等新领域开展合作。

此外,美日在“2+2”会谈前还采取了一系列体现同盟关系密切的具体举措。3月15日,就在会谈举行的前一天,美日两国在东海举行了联合防空战斗训练,同时6架美军F-22战机从夏威夷飞抵山口县岩国基地,将在当地进行数周的训练,验证一种快速部署、快速回撤的作战新样式,而日本自卫队则利用了冲绳的美军嘉手纳基地进行了防空反导演练,验证“爱国者”-3反导系统和防空雷达的性能。此外,两国还表示将开展2022财年以后驻日美军军费分摊费用的谈判,并讨论了冲绳县名护市边野古基地建设完工的问题。

美国的这种刻意拉拢日本的做法,也让日本蠢蠢欲动。此次“2+2”会谈成为日本向美国递交的一份投名状,以显示它愿意在重大地区问题上配合美国的外交政策。据报道,日本已宣布首相菅义伟计划于4月上旬访问美国,与拜登举行首次面对面会谈。如成行,他将成为拜登政府就任后第一个访美的外国领导人,使得日美同盟将会进一步提升,不仅可帮助修复美国与亚太盟友在特朗普政府期间所受到损害的关系,同时也能够重振美国在地区秩序方面的领导地位。

F-22“猛禽”战斗机在日本岩国基地。

进一步加强军事捆绑,但挥舞“拳头” 难掩分歧

在此次美日“2+2”会谈中,中国成为了一个重点话题,几乎一半内容都针对中国,而且罕见地对中国进行点名批评,这与拜登政府上台后仍然将中国视为最大竞争对手的定位有关。虽然拜登政府的对华态度相比特朗普政府不是那么歇斯底里,但两者的本质和目标其实没有发生变化,可以说是“殊途同归”,都是要防止中国的迅速发展,避免危及美国在亚太所谓的领导地位以及全球霸权。例如,美国白宫在3月3日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期指导方针》中,将中国定义为“唯一有能力持续对国际体系发起挑战的国家”,而且,拜登在自感中美实力差距缩小后,一改之前特朗普政府将中美关系限制在双边的格局,更加积极拉拢盟友,试图通过联盟来借力对抗中国。

因此,与之前只将主要议题集中在钓鱼岛、东海等日本更为关注的议题上,发表针对中国较为晦涩表态做法不同的是,此次美日“2+2”会谈直接指责中国的一系列举措“不符合国际秩序”“破坏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体系”,对台海、东海、南海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表示所谓“严重关切”,并再次确认美国对日防卫义务的《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

从意图来看,此次美日“2+2”会谈对华强硬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回应美国内保守势力认为拜登政府对华表态“不够强硬”的情况,通过“放狠话”缓解美国内压力;二是拜登政府试图以对华强硬姿态刻意突出意识形态分歧,以“共同价值观”重塑美国联盟体系,并通过明确此前美日同盟一些议题中的模糊地带,清晰表明其意图所在,在亚太区域形成其它国家跟随向中方施压的效果;三是利用此次会谈在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之前举办的微妙时间点,通过对华强硬态度与日韩等盟友对表,找出哪些领域可以联合对中国去施压,从而增加在未来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中对华要价的筹码。

美国空军B-1B轰炸机与日本航空自卫队F-15J战斗机进行联合演习。

重点聚焦亚太地区,难以实现预期目标

拜登政府自上台以来,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希望把亚太问题放在美国“重返世界”外交政策议程的首位,并将深化与该地区盟友的军事合作作为实现新亚太政策战略设计的重要途径,承诺将通过采取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各项举措来保持该地区的稳定。在美国的亚太盟友中,日本作为长期追随的“马前卒”,毫无疑问成为美国实施新亚太政策的首选对象。

为了获取日本对其新亚太政策的理解和支持,美国除了以“史无前例的速度”与日本举行“2+2”会谈外,还对日本当前关切的诸多问题予以积极的支持。例如,2月1日,中国正式实施《海警法》,规定海上执法机构的海警局可以使用武器后,美军便宣布要以钓鱼岛发生“交战”为假想前提,去钓鱼岛周边训练,演练内容包括运输机投送弹药物资、海上接收等,以此强化其向登岛部队、周边海域派遣船只的供应能力。3月15日,日美两国部队在那霸附近的东海地区举行了联合防空战斗训练,美军出动了4架海军陆战队的F-35B隐形战机、1架空军的KC-135空中加油机,展示两国协同行动的姿态。

日本F-15J战斗机将进行升级,安装相控阵雷达等新设备,增强作战能力。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担心被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所绑架,同时避免过分刺激中国而导致地区安全形势恶化,美国对日本的支持还是保持着较大的慎重。例如,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约翰·柯比在2月23日新闻发布会上声称美国支持日本在钓鱼岛方面主权的主张后,仅过3天就进行了纠正,表示自己的言论是一个“错误”, 明确表示了美国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的政策没有改变。

此外,美国又以零部件没有存货的理由,将日本F-15战机的改装费提高3倍,丝毫没有顾及日本盟友的身份,再加上日美两国在朝鲜半岛、伊朗核协议、中东局势等问题上还存在诸多分歧,同时亚太地区国家对于日本曾经的侵略历史和当前的军国主义倾向都有很大的警惕和担忧,这些都会给美国试图利用美日同盟强化亚太地区主导权带来诸多限制,难以达到所预期的效果。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拜登 盟友 美国 日本 钓鱼岛 美军 政府 同盟 美日2 特朗普,